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3173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差點罹癌 深受打擊 霍華史登「變了樣」

霍華史登大病初癒,鬍鬚皆白。(美聯社) 霍華史登大病初癒,鬍鬚皆白。(美聯社)

個人淨資產約有6億5000萬元、年薪9000萬元的重量級廣播名嘴霍華史登(Howard Stern),主持《霍華史登秀》(Howard Stern Show)時各種話題都談,尺度開放,葷素不忌,唯獨有關自己身體健康亮紅燈,卻保密得滴水不漏。直到今年5月出版新書《霍華史登又來了》(Howard Stern Comes Again)接受媒體訪問時,65歲的他才透露說,一次可能得了癌症的醫師診斷結果,讓他的人生深受打擊。

•恐懼…「快死了」 嚇得屁滾尿流

常被喻為「史上最成功廣播電台主持人」、「史上最高收入廣播電台主持人」的霍華史登,主持SiriusXM廣播節目向來擁有龐大聽眾,但2017年5月10日原訂要播出的節目卻突然宣告取消,引起粉絲揣測紛紛。幾天之後,霍華史登節目恢復播出,他對聽眾解釋說,請假幾天是因為得了流感的緣故。他不改犀利風格在節目中爆粗口說:「我只不過是休息幾天,有必要這麼XXX的小題大作嗎?」

事隔約兩年之後,如今霍華史登終於吐露實情,當年並不是得了流感,而是進了開刀房。而在他接受手術之前的一整年裡,則是向不計其數的醫師求診,因為在一次例行健康檢查中,他被查出白血球指數過低,腎臟還長出了90%可能是癌症病變的可疑東西。

霍華史登今年5月接受「好萊塢記者報」(Hollywood Reporter)專訪時回憶說:「當時滿腦子都想著『我快死了。』」他也坦承,那時候自己非常恐懼,「我真的嚇得屁滾尿流。」

•依靠…癌症倖存者 成心靈導師

他說,幸好經過數小時手術,化驗證實腎臟上出現的東西只是體積很小且無害的囊腫(cyst),不是癌症。

霍華史登與妻子貝絲。(Getty Images) 霍華史登與妻子貝絲。(Getty Images)

對於以為得到癌症的心情大起大落,霍華史登從來不曾對外透露,只有妻子貝絲‧史登(Beth Stern)、三個女兒以及至親好友知道而已。在廣播節目中長年與霍華史登搭檔的羅賓‧奎伊維爾斯(Robin Quivers),曾經罹患膀胱癌但在2013年抗癌成功。霍華史登深受癌症陰影折磨期間,身為癌症倖存者的她便成了他的心靈導師。

•頓悟…不久於人世 嚴肅看待生命

「即將不久於人世」的畏懼,讓長期以來以「語不驚人死不休」風格聞名的霍華史登,對於自己的人生有了頓悟。他說,非常嚴肅看待生命是有限的事實,並且不斷捫心自問,是否已經到了應該關掉麥克風的年紀了,應該跟妻子好好到處旅遊,多花點時間跟三個已經成年的女兒在一起。霍華史登從2005年起與SiriusXM廣播電台合作,推出節目自全美播放,據報導酬勞價碼為每年9000萬元,合約將於2020年底屆滿。

加入Sirius之前,他有20年的時間在紐約市的WXRK廣播電台任職。在1990年代全盛時期,霍華史登因為動輒使用種族歧視、性行為、性器官以及各種冒犯語意詞彙,經常被美國聯邦傳播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開罰。

1976年拿到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傳播學士的他,第一份工作是在麻州一家小型地方電台擔任下午時段的音樂DJ,可是下場卻是遭到電台開除。1978年至1980年間,他在康州哈特福(Hartford)WCCC電台主持晨間節目,年薪約1萬2000元。

•自省…歷經過病痛 對壞嘴慚愧

在《霍華史登又來了》書中,他寫道,歷經病痛折磨之後,他對於以往尖酸刻薄對待節目訪談來賓的形式,感到非常慚愧。他寫道:「我真的是個瘋子無誤。」他在書中也寫道:「我的嚴重自戀,讓根本沒有能力對別人有任何同理心。」

面對即將到來的退休生涯,霍華史登說,內心感覺非常平靜,已經開始打算到晚年生活應該要怎麼過,「不管這段黃昏歲月會有多久。」但他也表示,生活當中突然不必再主持廣播節目,難免感覺「怪怪的」。

•川普…喜歡這個朋友 不認同政治理念

霍華史登曾在廣播節目中專訪許多名人、明星,其中尚未踏入政壇之前的川普總統仍是紐約房地產大亨的時候,長年以來就是霍華史登節目常客,除了會到錄音間擔任特別來賓,還會以電話連線方式暢所欲言。

長年與霍華史登搭檔的羅賓‧奎伊維爾斯,是少數知道史登罹癌的人之一。(美聯社) 長年與霍華史登搭檔的羅賓‧奎伊維爾斯,是少數知道史登罹癌的人之一。(美聯社)

談到與川普的交情,霍華史登說,2016年大選期間一直都與當時身為共和黨候選人的川普保持聯絡,當時他自己雖然是民主黨候選人喜萊莉‧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的支持者,卻看得出來柯林頓倘若想要打敗川普,恐怕有一場硬仗要打。霍華史登說,川普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時,他曾經在電話中簡短表達恭賀之意,但後來就再也不曾聯繫。

對於昔日朋友成了總統,霍華史登說:「分寸拿捏真的不太容易,畢竟我還滿喜歡川普這個人,只不過我不認同他的政治理念。」他也說:「如果我是個膽大妄為的人,可能就會對川普全力遊說,那麼現在我可能就是聯邦傳播委員會主席,說不定還是最高法院大法官呢。」

相關報導:
有家族病史 女教授40歲就骨質疏鬆
皮膚科醫師悉心護膚 皮膚癌2次上身
罹患卵巢癌 記得「6問」醫師
幸福肥難瘦?腫瘤學藥師 得了卵巢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