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3075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 | 申請世界遺產 另一種競賽

位於黃海之濱的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這是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的一部分。(Getty Images) 位於黃海之濱的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這是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的一部分。(Getty Images)
良渚文化遺址的空中鳥瞰圖。(Getty Images) 良渚文化遺址的空中鳥瞰圖。(Getty Images)

聨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主辦的各種世界遺產名錄,有別於奧林匹克式的競賽。紀錄保存的意味濃厚,又帶些推廣的作用。中國號稱歷史文化延續最長最久的泱泱大國,本來對「名錄」的玩意兒並不太重視。

2005年9月,南韓申請的「江陵端午祭」一案,竟被聨合國批准而列入「人類口頭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消息傳來,中原大地一片譁然。汨羅江畔高吟「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而未悔」的三閭大夫的故事,還有吃粽子、賽龍舟的5月端陽民俗,被人搶走了啊!

➤➤➤南韓搶先中國 9處儒家書院列世界文化遺產

原來,韓國人一向有他們自己的理論與見解。有道是,世界文明文化的發軔,通常不在大陸內地,而是在半島、海灣,以及河流區域;朝鮮半島正是亞洲大陸文明文化的發源地;要講歷史,他們比任何亞洲地區的人都要早。別說一個端午民俗,伏羲畫的八卦太極圖早成為他們的國徽。

●最好觀光宣傳

名勝古跡與觀光旅遊的關係密切,申遺成功,也是最好的推廣與宣傳。邁入21世紀以來,中國為了發展旅遊事業,除了投資做好基礎建設(Infrastructure)之外,就是建造旅遊勝地、觀光景點。至於申遺的動作,「端陽事件」之後,提高警覺,急起直追。根據統計,去年為止,「入錄」古蹟冠軍國義大利跟中國的數目是54比53,僅有一處之差。有人突出奇招,今年一下子提出兩案,因而創下55處的世界紀錄。既是一個文化大國,擁有最多的文化遺產,總算名實相符了。

➤➤➤良渚古城申遺成功 中國擁55處世界遺產全球第一

這次聨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World Heritage Committee)的會議,選定在西亞的亞塞拜然(亞塞拜疆,Azebaijan)首都巴庫(Baki)召開。7月6日那天,大會主席阿國文化部長Ablfas Garayev落槌定案,宣布中國提出的「黃(渤)海候鳥棲息地」與「良渚古城」兩案,雙雙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中國兩案列入

考量兩案的排列,一個是天然生態,另一個是文明古跡,孰輕孰重呢?如果從人文歷史的觀點考量,古跡顯然比較重要。而且,此處古跡非同尋常,正是最新發現的歷史重點,開創信史之端的實證。然而,為何提案時以候鳥為先呢?令人納悶。

位於黃海之濱的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這是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的一部分。(Getty Images) 位於黃海之濱的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這是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的一部分。(Getty Images)

早在1936年,位於浙江杭州餘杭良渚瓶窯一帯,有一處新石器時期末期的古跡被發現了。最先發現的人是西湖博物館職員施昕更。他没有殷墟「龍骨」文字鍳定者王懿榮的名望,也不像發掘到秦皇陵兵馬俑的西安臨潼西楊的楊志發、楊新满等村民大隊的聲勢,只是一位没有受過專業訓練的敬業人員。他参加了三次發掘工作,寫了《良渚—杭縣第二區黑陶文化遺址初步研究》一書,1938年出版。不幸的是,過了一年,他才28歲年就病逝。趙大川、施時英合著《良渚文化發現人施昕更》一書,2013年杭州出版社出版,可作参考。

●良渚古城遺跡

「渚良文化」的正名,乃是由考古學家夏鼐在1959年確定的。據說「良渚古國」即為《鶡冠子》書中的「成鳩之國」。1980年代,此處古墓中的石、陶、象牙等器物陸續被挖掘出來。2007年,一個古城又被發現。這次申請方案的內容,即以古城作為主體。

良渚古文化遺址。(Getty Images) 良渚古文化遺址。(Getty Images)

這個5000多年前的古城遺跡,略具「三皇五帝」時期歷史的一個輪廓,被稱為「中華第一城」。它比起殷墟的甲骨文庫要早2000多年。而且,較諸《鼏宅禹跡:夏代信史的考古學重建》一書所述「禹賜玄圭」的史實又要推前近1000年。

➤➤➤良渚古城發現者施昕更 用生命最後3年推開古文明大門

記得發現古城那年,浙江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林華東就在《觀察與思考》雜誌刊出《良渚發現的並非古城,「良渚古城」不成立》一文,針對城牆問題,提出八個疑點。接著,同一個研究所的研究員羅以民又在同一雜誌發表《偽證「良渚古城」 》的附和文章。多年以來,「中華第一城」的聲勢浩蕩,雜音亦仍不絕於耳。其實,良渚文化是存在的。而且,比它更早1000年的浙江餘姚「河姆渡文化」也在1973年被發現了。問題在於古城本身及其相闗建築遺跡的鍳定。

●黃海候鳥棲地

這可能是「候鳥」居前,「古城」隨後的原因吧?事實也是,遊客們如果懐著像看西安秦皇陵的心情去看中華第一城,也許要失望的。

良渚發現的玉琮。(Getty Images) 良渚發現的玉琮。(Getty Images)

上世紀初期,學術界有一個「疑古學派」,以錢玄同、顧頡剛、胡適在《古史辨》發表的文章為代表,曾經提出大禹是人還是蟲的疑問。反對他們的,有梁啟超、陳寅恪的「學衡派」,加上柳詒徵、竺可禎的「南高史地學派」。颳起一陣大鳴大放的社會風氣。

錢玄同(1887-1939),原名錢夏、字德濳,號疑古、又號「疑古玄同」。雖是「疑古」,他說過「考古務求其真,致用務求其適」那句話,卻是任何學者同聲贊成的。今天,我們紀念「五四運動」百歲,更要發揚「考古務求其真」的學術自由的精神。大禹的歷史,已有定論。至於良渚古城列入名冊之事,設若說是「致用務求其適」的巧用,庶幾近乎?

➤➤➤點我看更多《新增世界遺產》相關報導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