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23381/article-link/

首頁 港澳

📪〈故事募集〉香港曾經美好 再來就不行了…

Photo by Sean Foley on Unsplash Photo by Sean Foley on Unsplash

香港近日熱鬧,看新聞之餘也回憶起有關香港的點點滴滴。

第一次看到香港,還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在中英街,遠處山頂上一面巨大的米字旗飄揚,感覺充滿了歷史感和挑釁意味。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會感覺有挑釁意味,也可能是當時還年輕,聯想到鴉片戰爭、南京條約、八國聯軍,更可能是我當時只有二十幾歲,剛大學畢業,血氣方剛。作為年輕一代,知道自己和中國都會有美好前途,不太把沒落帝國放在眼裡。

➤➤➤📪〈故事募集〉香港是我生命住過最美好而溫馨的地方

到了2001年,我已經移民加拿大。獨身一人,和所有當時的單身漢一樣,每次往來加拿大和中國之間,總要飛一個沒去過的地方中轉:紐約、芝加哥、舊金山、西雅圖、東京。那次是經過溫哥華到香港,飛機上遇到了一個電影演員,聊了一路,很開心。同學的哥哥在中文大學當教授,幫我訂的酒店,住在沙田。酒店比北京上海貴得多,工作人員專業有禮貌,邊辦手續邊艱難的用普通話和我聊天,問我是不是來開會的等等。

後來要去中環,買地鐵票,售票窗口的職員給我留下深刻印象:西裝筆挺、頭發打著髮蠟、無框眼鏡,臉刮得很乾凈,隔著玻璃窗都能聞到新漿過襯衣的香味,禮貌更是周全,我當時感覺是一頭撞進了30年代的舊上海電影裡。我說我想買去中環的地鐵票,他問我是遊客嗎?我說是。他建議我買一種專門給遊客的打折票,可以幾天內無限制乘車,很划算。我說好啊!他向我要護照,我說忘在酒店了。他問有沒有其他證明文件?我翻錢包,只有一張加拿大駕照,他笑了笑,說也可以。

後來在沙田的購物中心買手表,錶店的店員也很好。手表很貴,刷信用卡結賬時,要看我的護照。當時的中國護照上不僅標明職業,甚至標明我未婚。那個阿姨馬上開玩笑,和店裡的幾個漂亮姑娘說:「姑娘們,機會來了!是個工程師,還是單身!」——直到現在,我人到中年,每次想起來那一幕,都甜蜜蜜的咧嘴笑。

香港真是好!甚至包括從山頂的餐廳裡看出去,維多利亞港灣上空竟然有幾只老鷹飛翔!雖然那個中年服務生滿頭的頭皮屑,我硬著頭皮吃了幾口點的飯,但我那時候對香港的整體印象好極了!

後來?後來就不行了。

這幾年,看著新聞裡香港人對大陸人的敵視,我盡量避免在香港過境。偶然過境,也是印證不好的體驗。

還是買手表,這一次是幫朋友買。他也是盡孝心,指明要賣梅花表,要最便宜款:他八十歲老父親年輕時的心願。機場免稅店年輕女店員倨傲、不屑、屈尊,全程黑著臉一言不發。我認了!真該死買便宜貨,沒有把錢跪著送個港女,還麻煩人家給我從櫃台裡拿。

回程時,打算買本中文禁書在飛機上看。又是個港女,在我面前摔摔打打……。結帳時,我和那幾個中年女職員說,你們何苦委屈人家?讓這麽大牌的小姐伺候我們這些鄉下人。

這香港,今天已經變成了一罐罐頭:他們自己感覺什麽都對、什麽都好;在我看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避之不及!

你也有故事想說嗎?
📪〈故事募集〉 你記憶中的香港是什麼樣子?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