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17126/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往事只能回味」徵文精選】 回味往事 台北光復西村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台北眷村光復西村的鼻涕三王。(鮑詩意提供) 台北眷村光復西村的鼻涕三王。(鮑詩意提供)

作者 :Edward S Pao (鮑詩意)

舊情難忘,故人已遠,歷歷在目,重啓那快七十年的舊曆。長春路、合江街、公車12路、25路法商學院站、大同中學、育航幼稚園(空軍辦的),當然了大路標─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各位看官們,是不是已經看到了?

我是一個沒有生辰八字(老母不肯說時辰)的現代人,就和其他的小孩一樣前四年(1951-1955)沒有什麽記憶,我能聽懂別人說的話。怎麼會這麼瘦?兩腿和牙籤般的站不攏,還向外彎是不是有軟骨?我也習慣了,事實如此也!我出生時是最差世道之時,從台中剛搬來台北。老爸心理學教授(鲍家驄)一個川大畢業的空軍上尉,在空軍總部藍天雜誌社任編輯官。那時家裡有二叔(鮑家驥)陸軍少校,上海保衛戰被打散,潛逃至舟山群島的定海空軍基地,老爸在空軍,聯絡上後在撤離舟山之前,輾轉到台灣的。

親人在一江山戰役成仁

二叔因為在上海潛逃時消毀了黃埔證,遺失了黃埔刀,但配槍還在。國防部未能及時證實他的復職,其實還有些懷疑,所以在家候命了一陣子!因為想家,不太願意去做學校教官。加入國防部「無職軍官戰鬥團」,派駐一江山的南江島,1955年一江山戰役中犧牲了。

四叔(鮑家馼)是學生所以也在家唸書,50年代留學生在北卡拿到博士,做了永久教授。加上我們三個小的(老姊鮑詩歌、老哥鮑詩午、和我鮑詩意),一個天生營養不良之老五我,外婆家尚留了一個二姊姊(老二)呂咪咪母姓、一個大哥哥(老三)呂克克。老媽玩笑地說當時想把我送掉,我那樣都送不成,嚇死了!

西村老家 空小地盤

光復西村並不大,十排房子一共百戶。沒有飛官都是空軍總部的文員,大部分為校官戴大盤帽沒花、像老爸戴船型帽開吉普車的沒見過。隔壁光復東村就比較大,因它還有其他小村夾在當中。有飛官、有空軍別的大單位(松山基地)很雜!加上附近有長春市場、國民住宅、還有一個超大的調車場(公車12路、25路之起底站)。喔!再加上私立中興中學也在那塊,遼寧街、長春路、南京東路,「龍虎鳳」的起源地。西村那些比較大點的孩子、也會一起玩、一起對外面打架惹事,都是「空軍子弟小學」的發小,警察很難得會進村子來!

村內的廣場分兩大塊、前半以電線桿為中、上面有燈泡所以大部分夜場、躱貓貓、官兵捉強盜、跳馬、白天的彈珠、圓牌、打竹竿、陀螺、稻田收成後的泥巴戰、騎馬打仗……都在這塊。後半為兩根竹竿(放電影時掛銀幕用的)為準,打棒球時為本壘、踢足球時為門。每次打棒球好球壞球就會吵翻天、但不會幹起來!31到40號、61到70號這兩排就緊張了,玻璃有可能被打破,要出來抓是誰。

鼻涕三王成了孩子王

東村的小孩也會被叫來玩,因為東村沒有廣場。我住49號、電線桿在51號、所以我是住在西村黃金地段。再說四十年、四十一年生的小孩最多,沒錯!我就是孩子王。鼻涕三王中的老大(兩條青龍)、育航幼稚園我們那屆的壯元,畢業典禮時對著所有小朋友致謝詞。保送「空小」直進忠班,可惜的是「放牛班」畢業出來,話長、、、

1964搬出了西村,1976文化大學畢業,憲兵退伍移民美國,直到2015年回國路過長春路,大同中學,12路、25路公車都還在,「育航」也還在,合江街變成小巷口了,「光復西村」已變成大大的飯店,好高興,都發達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