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15724/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錯錯錯!反川普派的連三錯

國會開始暑期休會,休會前民主黨主導的眾院精心安排通俄門調查案前特別檢察官穆勒作證,原本試圖強化彈劾川普總統的預謀,結果穆勒臨場表現,令民主黨與反川派大失所望,彈劾之議從此不堪再提,川普宣布勝利,從此一掃烏雲,專心施政,爭取連任。而民主黨不但失去原本可緊咬川普不放的彈劾一招,黨內路線之爭更遭川普挑撥分化,目前還挑選不出一名有力總統候選人,明秋能與川普一戰高下。

民主黨眾院議長波洛西在穆勒聽證後立即約見「四人幫」歐凱秀,試圖壓抑黨內急速膨脹的千禧世代極左勢力,但無功而返。一方面代表川普分化民主黨之策成功,不但逼著波洛西為代表的主流溫和派,面對試圖奪權的極左四人幫,黨內不會出現和局,確立民主黨可能走向社會主義,才是中間選民擔心之處,有助選民選擇川普的中間偏右政府。

其次,川普上任兩年一直在反抗通俄門調查,反川普勢力來自國會民主黨與前朝情治與文職高官,加上主流媒體,還有袖手旁觀的共和黨建制派。穆勒5月提出完整調查報告,說明川普2016前後沒有串通俄羅斯交換利益,也沒有足夠證據指控川普及團隊有干擾司法之舉。穆勒還把球踢給司法部長,決定報告所舉證據是否足以指控川普妨礙司法,結果巴維理拍板決定川普沒有干擾司法。

此案到此理應結案,但民主黨與反川人士不死心,認定司法部有偏袒,利用掌控眾院之利,執意放下重大法案,傳召穆勒到國會作證,要藉他之口說明川普有干擾司法的具體事證。結果穆勒表現中規中矩,謹守檢察官中立分際,一切依調查報告為依歸,不多說一分,不少說一句。其間穆勒或有難以神情專注或拒答失憶等情況,但基本沒有失職。

舉例說,民主黨眾議員傑夫瑞斯(Hakeem Jeffries)在聽證中作球,根據穆勒同意的「構成干涉司法調查」三要素,要導引穆勒親口說出川普的確構成干擾司法,但到最後一問「穆勒先生,(川普)下令要終結一項刑案主持者的職務,算不算干涉司法的動作?」穆勒竟給了令民主黨抓狂、共和黨撫掌大樂的答案:「這、這、這個我請你去看看報告,答案在裡面」,再進一步逼問時,穆勒說「這個部分我不能回答」。

這場被媒體譏為穆勒秀的聽證,完全沒有令人吃驚的新訊息或證據,儘管穆勒在引導下說出「川普卸任後可以被起訴」,也是畫餅充飢的假設話題,無法在現階段啟動彈劾,何況眾院無法取得多數展開彈劾程序。穆勒不可能在聽證中提出新證據,說川普有干涉司法之嫌,否則就反而自己打臉,形同失職無能,因為花了納稅人上千萬元,耗時近兩年,竟交出不完整的調查報告。

為何民主黨一直要逼穆勒作證呢?民主黨說辭是要向美國人民交代,唯一解釋就是要設立大選議題,抓住川普當選無效做為話題,鞏固基本盤,拉住中間選民,特別是2020年國會改選。現在看來計畫無法形成氣候,難以說服選民。所有自由派媒體、名嘴都驚呼穆勒聽證是民主黨的「大災難」,主流媒體也是為了收視率而助紂為虐。

彈劾既已免議,但此事不會就此打住。共和黨下一步要追究誰?那些人在幕後主使推翻川普,要查出最早觸發聯調局啟動調查川普的那本「黑資料」,找出主持政變幕後人物與集團。因為這不僅讓川普啞口莫辯,不斷反擊莫須有政治亂象,更扭曲美國歷史、竄改2016大選結果,否定選民手中一票。

自川普2016年竄出政治舞台,一直受到主流與既得利益排擠輕蔑,以致屢屢錯估精密盤算絕不吃虧的川普。通俄門加上干涉司法,也是主流媒體與既得利益反川人士犯下的第二個對川普認知的大錯,大錯特錯,錯上加錯。第一個完全錯估川普會擊敗喜萊莉.柯林頓,當選總統。第三次就是2020年大選,那時擊敗川普,才是真的勝利。但川普絕不會坐以待斃,所以可能反川普人士又犯了大錯。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