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07504/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美國陷紅色恐慌 親中反共兩派拉鋸

繼美國前駐中國大使芮效儉、麻省理工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哈佛教授奈伊(Joseph Nye)等近百位學者專家月初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中國不是敵人」聯名信後,保守鷹派政學軍界組成的「當前危險委員會」日前也發聲明,呼籲川普總統不要成為「第四個拯救中共政權的美國總統」;130多人連署致函川普和國會,呼籲政府堅持對抗中共路線,被「紐約時報」形容為「紅色恐慌」。

隨著總統大選臨近,美國「擁抱熊貓派」和「遏制中國派」拉鋸更凸顯。「中國不是敵人」聯署信可稱為「主和派」,倡議和中國妥協。它刺激已偃旗息鼓、近年解散的「當前危機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重生,後者是「主戰派」,意在阻止川普對中共妥協。

習近平2012年掌權時,可能料想不到美中面臨這樣巨變。隨著中國經濟崛起,中美經貿關係成為北京形容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小布希和歐巴馬主政12年,美中在「利益共享者」「戰爭合作夥伴」,或「戰略競爭對手」之間游移。川普上任,顛覆與中國交好、以交往(engagement)演變中國的策略,更強調「遏制圍堵」(containment)施壓。

什麼原因導致這種顛覆?川普獨樹一格、與眾不同的思維固然是主因,但兩大因素左右著變化:一,習近平主政後不再「韜光養晦」,而想「有所作為」,諸如南海主權「秀肌肉」、中東敘利亞和伊朗等爭議,中國不再唯美國馬首是瞻;「一帶一路」雖在疏散過剩產能,突破「印太戰略」的海洋包圍,卻在金融、經濟和第三世界挑戰美國主導地位,都喚醒美國朝野覺醒關注。習近平的「兩個一百年」「中國夢」等,更被視為挑戰霸權地位的號召,刺激美國「防中反華」,甚至出現「紅色恐慌」。

二,美國朝野覺醒:中國利用美國協助其加入WTO,近20年來美國忍受巨額貿易逆差,中國「悶聲發大財」,但中共對保護智慧產權、公平貿易和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棄置不顧;反而藉世界第一的外匯存底、網路新科技強化監控,高壓統治、修憲集權,朝「紅色帝國」邁進。與中共曾深入交往的「中國通」白邦瑞(Micheal Pillsbury)《2049百年馬拉松》新書出版,揭露美國被中共戰略忽悠,認定中國想稱霸全球,成為美方朝野共識,如今美中各方面對峙,仿若進入「準冷戰」。

「當前危機委員會」正是當年力主強硬對付蘇聯,導致蘇聯解體的組織。委員會今年3月在川普前政治智囊巴農策動下,再度活躍,鼓吹把中國視如當年的蘇聯。

聯署「親中」信的近百位人士,多屬歐巴馬政府或「交往」戰略的參與制訂或執行者,有些立場反川普。他們堅信溫和務實路線,反對川普對華政策,理由包括美國擋不住中國經濟擴張,中國經濟上不是美國的敵人,遏制或聯手盟邦對付中國,終將使美國陷入孤立,結果適得其反。只有把中國拉回參與全球體制,才能讓世界更開放繁榮,符合西方利益。

不少評論認為,「熊貓派」對中國、中共概念不分,聯署者都是老一派過時的主張,美國過去就是實踐他們的策略,中國今天才咄咄逼人。而中國經濟、科技與軍事迅猛發展,各方面挑戰美國利益,再倡言美中合作就是幼稚;要應對不符潮流的中共,唯一策略只有施壓,逼中國朝開放方向發展。

副總統潘斯最近兩次演講區隔中國和中共、批判大陸人權和宗教問題,引發中共官媒猛批,但民主黨都沒有異議。美國經過這一波吵架和角力,關係還回得去嗎?悲觀者認為,太晚了,回不去了。

因為一,習近平當局毫無示弱、改變既定路線跡象。貿易戰準備幹到底,看中美誰先忍受不住,北京自信滿滿;內政上,習不可能放鬆壓制,名為強國夢,實為鞏固中共政權,不可能變;二,川普政府也軟不了,不可能繼尼克森、老布希、柯林頓之後,扮演第四位挽救中共的總統。美國朝野對中國的認知已形成新氣候,即使川普連任失敗,民主黨人繼任頂多緩和尖銳對峙,大方向很難扭轉。

所以美中回到體制、經濟和國際間合縱連橫等方面的赤裸裸競爭,軍備和太空競賽伴隨而生,熱戰或可避免,經濟「脫鉤」將持續,水乳交融已成明日黃花,持續到有一方認輸妥協為止。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