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03938/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甩停車、塞車噩夢 灣區「微移動」正熱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公交車車頭為自行車提供擺放的車架。(記者梁雨辰/攝影) 公交車車頭為自行車提供擺放的車架。(記者梁雨辰/攝影)
除了上班,潘嘉怡平日也騎著滑板車出行。(潘嘉怡提供) 除了上班,潘嘉怡平日也騎著滑板車出行。(潘嘉怡提供)

滑板、滑板車、自行車等小型交通工具正在灣區掀起「微移動」(Micro-mobility)浪潮。不同於汽車面臨的停車難、道路壅塞等麻煩,小型交通以輕便、靈活著稱。無論是在市中心,還是學校、火車站周邊,多處可見灣區民眾騎行穿梭於街道,成為短途出行的首選。

●小型交通工具 「最後一哩」解方

今年暑假,史丹福大學結構工程專業研究生潘嘉怡在舊金山一家企業實習,上班路程大約一個半小時。她上午7時15分從家裡出門,騎電動滑板車到車站搭乘7時30分的加州列車(Caltrain),到舊金山後再騎滑板車15分鐘到達公司。

「不僅省錢不堵車,還能利用時間看書聽廣播,到公司後也不會太累。」潘嘉怡說,雖然開車和搭列車的時間差不多,但後者無堵車之憂,心情更愉悅,「在舊金山騎電動車到公司的路線是沿著海邊走,風景挺不錯。」

她說,沒有考慮自行車是因為攜帶不太方便。雖然共享電動滑板車在市中心比較普及,但在她居住的地方到車站也不太容易看到。因此她自己買了一輛電動滑板車,平時上學也可以用。

她認為,在美國,特別是公共交通沒有很發達的城市,小型交通工具很有發展潛力,是解決「最後一哩」的好方法。如果在類似紐約等地鐵發達的城市,就不一定需要。

根據美國城市交通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ity Transportation Officials)的一份報告,2018年全國共有8400萬人次使用共享移動設備出行,其中45%為滑板車。共享滑板車已在超過60個美國城市使用。

●大都市圈換乘 不得已卻明智

在聖荷西德瑞登車站門口,隨處可見共享自行車和共享電動滑板車,為需要換乘的民眾提供方便。

15日中午,市民赫南德茲(Ruben Hernandez)背著一個書包,騎著電動滑板車一路騎到車站門口。鎖車、付款輕鬆搞定,他便走入車站準備搭乘前往紅木城的列車。

赫南德茲的家人住在紅木城,而他在聖荷西工作,因此每周搭乘列車和家人團聚一天。他說:「坐電動滑板7分鐘路程大約2.5 元,搭車的話大概要6至7元。」權衡之下,他每周都騎行到車站。

「越來越多民眾加入了大都市圈通勤的行列,從2010年到2017年每日到灣區人數增長率就可以看出。」聖荷昆聯合營運局(San Joaquin Joint Powers Authority)區域計畫經理萊維特(Dan Leavitt)說,北部聖荷昆谷區到灣區每日人數最多,有8萬6000多人,八年間增長43%。

這些長途通勤的民眾裡,有的人早早乘坐鐵路專線到達灣區,再通過公共交通前往上班地點。

「列車再加小型交通的模式可以避免長時間的堵車,也省得在市中心找不到停車位。」在灣區工作的華人戴美玲說,矽谷就業機會多,但房價也漲得厲害,員工選擇這樣的通勤方式是不得已,但也明智。

●男女老少咸宜 環保又便宜

除了在車站、市中心使用率高,學校也是小型交通一大熱門地。在聖荷西州立大學附近,隨處可見共享單車、共享滑板車,車架上常常所剩無幾。

聖荷西州大工程專業研究生拉內(Rushikesh Rane)每天都騎著自己的滑板車出行。「簡單又方便,如果是走路,從家到學校需要15分鐘,但用滑板車只需要4分鐘,節省了很多時間和體力。」

他說,他們班上有兩三人用滑板車,五人用滑板。校內很多學生也使用小型交通工具出行,滑板、滑板車、自行車,甚至智能平衡車等,男生女生都在用。

市民華雷斯(Jose Juarez)15日上午騎著滑板到聖荷西州大一座教學樓辦事,「我在附近轉了20分鐘沒有找到停車位,隨便停又怕被警察開罰單。」最後,他拿出了車後箱的滑板,一路滑到校園。

他說,使用滑板不耗費電池、汽油,經濟又環保。他常常把滑板放在車後箱,因為在市中心很難找到停車位。最初買來休閒用的滑板現在變成必不可少的出行工具。

●安全管理措施 配套有待提升

聖荷西市長李卡多(Sam Liccardo)也是一名騎行愛好者。他曾在多個場合提醒民眾,騎行要佩戴安全帽,注意安全。今年元旦,李卡多騎自行車穿過十字路口時與一輛汽車相撞,造成多處骨折。

聖荷西州大警察局發言人山多斯(Michael Santos)表示,校園內此前曾發生多起事故,如滑板車撞行人、撞自行車、撞騎滑板的學生等。去年學校還發生一起學生騎滑板車速度過快,撞上圖書館玻璃導致受傷的事件。

校方在今年2月頒布了一項新規,騎小型交通工具上學的學生必須將車子停在校園外圍指定下車區域,步行進入校園。

「我們有權利給學生開罰單,但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改變學生在校園內騎車的行為。目前仍以教育為主。」山多斯表示,Lyft和Bird兩家滑板車公司利用電子地理圍欄(Geo-fence)技術,在進入校園時自動給滑板車減速,「我們對此非常感激」。

安全問題使許多生產、運營企業繃緊了神經。一些企業更新技術增加減速裝置、安裝前後避震器等。若想要開闢某個城市市場,還要同眾多競爭者爭得城市頒發的許可證。

對於政府給企業頒發許可證的標準,VeoRide聯合創始人、董事長譚彥軻坦言:「主要還是政府信得過你,如果出了什麼大事故,基本就沒戲了。」

此外,公共配套與管理也有待提升。如今自行車有綠色專用道,但滑板車時常占用人行道,與行人混行,增加了不安全因素。車輛隨意停放占用公共空間也是一大問題。

民眾也注意到,公交車在車頭配有專門停放自行車的車架,但給滑板車的配套設施還有欠缺。

潘嘉怡說,希望加州列車能增設專門放電動滑板車的位置,「目前車上是有專門放自行車的架子,不過滑板車大小不太一樣,不太適合共用。帶到座位旁又占地方,影響別人。」

電動滑板車、自行車等小型交通工具的大量湧現,顯示出民眾對於這一新的出行方式需求日益增長,但也給政府管理、企業技術創新帶來了新的考驗。如何兼顧各方,更好地適應新形勢下的微移動,還有一段路要走。

華雷斯時常把滑板放在車後箱。(記者梁雨辰/攝影) 華雷斯時常把滑板放在車後箱。(記者梁雨辰/攝影)
很多學生都在使用小型交通出行。(記者梁雨辰/攝影) 很多學生都在使用小型交通出行。(記者梁雨辰/攝影)
聖荷西州大滑板車下車區。(記者梁雨辰/攝影) 聖荷西州大滑板車下車區。(記者梁雨辰/攝影)
拉內每天騎自己的滑板車出行。(記者梁雨辰/攝影) 拉內每天騎自己的滑板車出行。(記者梁雨辰/攝影)
聖荷西市長李卡多也是騎行愛好者。(本報檔案圖) 聖荷西市長李卡多也是騎行愛好者。(本報檔案圖)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