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03668/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川普關稅自造惡果 美國降息救經濟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上周連番暗示,可能於本月31日會議上決定降息。過去一周,股市一直憧憬降息;18日紐約聯準會銀行總裁更放出消息說,降息不應只降0.25%,有必要降至0.5%;市場猜測,月底是否提高降息幅度。

對經濟來說,降息是重大決定;按常理,只有經濟減速時才需要降息,藉此刺激經濟。但鮑爾上周表示,美國經濟穩健,就業市場仍看好(今年上半平均每月新增工作17.2萬份,失業維持在4%以下),通膨也沒有上升至聯準會所定的2%危險線。既然經濟基礎沒問題,為什麼降息?實在有點不合常理。

鮑爾暗示要降息,是因考量到「全球因素」;這裡有兩方面原因,一是「一些國家經濟放緩」或「可能放緩」;二是「貿易政策導致前景不穩定」,因此鮑爾真正擔心的是,全球經濟不穩定會影響美國經濟,所以才考慮降息。

鮑爾的話,有兩點值得注意:一,他不只擔心全球經濟放緩,至今為止,全球經濟還沒有影響到美國,但他擔心全球經濟的不穩定前景;二,為什麼全球經濟不穩定?主要是因為川普的貿易政策。所以如果31日聯準會真的降息(可能降0.25%或0.5%),川普貿易政策失敗,以及因貿易政策而造成的經濟惡果,正是導致聯準會不得不降息的主要原因。

川普的貿易政策主要是向貿易夥伴國加徵關稅,想藉加稅迫使外國作出改變,以滿足他的要求。但他的關稅政策顯然失敗,例如自去年6月開始徵鋼鋁關稅,實施至今一年,已有數據顯示,這項關稅失敗。過去一年,川普向進口的330億元鋼材徵25%關稅,又對170億元進口鋁材徵10%關稅;鋼鋁關稅的目的是使進口鋼鋁提高價格,藉此提高美國鋼鋁產量,並增加美國鋼鋁業的就業機會。

但目的達到了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鋼鋁稅剛開始徵收時,美國鋼鋁產量曾短暫提高,但最近數月產量不升反跌;美國鋼鋁公司股價更大跌,跌幅慘不忍睹。例如US Steel一年來跌了59%、AK Steel跌了52%;鋁材生產商Aloca和Century Aluminum,分別跌了52%。

川普對外國貨物徵收關稅,主要對象是對中國2500億元產品徵收25%關稅。川普吹噓,關稅使數以千計的公司撤離中國,但問題是撤出中國的公司,包括美國企業,並沒有移回美國,對美國經濟沒有幫助。川普又吹噓,他的政府坐享鉅款關稅。但數據顯示,中國也對美國農產品徵收25%報復關稅,重挫美國農業州,川普為此撥出的救濟農業款項已達280億元,但截至本周三,聯邦政府向中國貨物徵收的全部關稅僅有208億元。

所有研究都指出,川普向中國貨徵收的關稅,都由美國進口商承受,或轉嫁給美國消費者。至今為止,美國股市對2500億元中國產品關稅並未感受到實質壓力,因為2500億元產品大部分是零組件,而不是直接影響消費者的消費品。

聯準會最擔心的可能是川普威脅要對餘下3250億元中國產品徵稅,川普16日也再度威脅要徵收此稅。如果他真的加徵關稅,對消費者將是一場災難。因為這3250億元產品包括衣服、鞋、電子產品和玩具等;沃爾瑪一輛200元的單車,突然增至250元,消費者不可能感受不到,所以3250億元產品一旦加稅,消費者(選民)必然反彈,對川普連任選舉絕不是好消息。

瑞銀估計,如果川普對最後這批中國產品加徵25%稅,美國GDP增長將減少1.2%,等於將美國約2%的增長率削減一半,美國經濟可能立即陷入衰退。

川普當然不會承認他的關稅政策失敗,但他向中國發動貿易戰卻越來越打不下去,因為「川習會」6月底達成共識重開談判,至今無法恢復。最新消息說,雙方仍在爭論協議文本該如何寫,如果文本問題談不妥,真正談判就不能展開。另外,川普連日來又抱怨,中國沒有兌現「川習會」承諾,大量採購美國農產品(主要是大豆)。北京顯然不急著採購,並開出條件,除非美國先解禁華為。

川普的關稅戰確實對中國經濟造成巨大衝擊。中國第二季GDP增長跌至6.2%,創27年來最低;看來北京不會坐視經濟下滑,必將推出相當規模的刺激經濟措施;如果刺激措施能有效抵消關稅衝擊,北京就更不急著與川普政府談判,可能一直拖至明年大選結束;希望屆時川普敗選,一切關稅煩惱就可能煙消雲散。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