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02154/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中國不急美國急?貿易談判難有結果

美國和中國高級官員周四通電話,磋商貿易談判問題。財政部長米努勤說,兩國官員可能舉行面對面談判,但沒有具體時間和細節。同日,農業部發布數據顯示,中國上周購買5萬1072噸美國高粱,是4月以來最大筆高粱交易。似乎表明,川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大阪會晤後,處於停滯狀態的貿易談判有新進展。然而,從雙方的立場看,達成貿易協議的前景不看好,甚至可能是一場永無結果的拉鋸戰。

由於美中的立場和底線互不退讓,談判面臨以下障礙:一、兩國對華為禁運、購買農產品歧見很大。中方稱,大阪川習會達成的共識是美國不加徵新關稅、解禁華為;而美方公布的共識卻加上中國答應採購「大量」美國農產品。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說,「美國仍在等待北京善意回應,我希望他們兌現承諾」。川普更推文感嘆,「中國讓我們失望!他們說會買我國農產品卻一直沒有行動。希望他們會很快開始!」美國自認解禁華為、叫停新關稅是表達善意,希望北京開始購買農產品。但中方未看到美國解禁華為,也不承認曾承諾購買農產品,各說各話。

在華為解禁問題上,北京認爲,封殺華為本身就違反公平競爭,理應撤銷。美方開出的兩項條件不能稱為善意,而是必須要做的。中國要看美國落實解禁華為後,才肯開啟談判。中方絕不會在美國沒有任何實際行動前,僅憑口頭承諾就進入談判,也不太可能開始購買美國農產品的談判。

二、貿易談判形成目前僵局,是因中方提出修改協議草案文本,美國難以接受。北京提出三個前提:一是美方必須立即取消關稅,二是對美採購金額符合實際,三是協議文本內容必須「平衡」。中方認爲,取消關稅及採購符合實際,都有談判的空間。但對協議必須平衡,亦即推翻前面談判結果,另起爐灶重談,而不是在原有基礎上繼續談,美方很難接受。

川普7月1日說,中國在貿易上擁有對美國很大優勢,兩國不能達成一份五五開的協議,協議必須對美國有利。庫德洛和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也表示,不接受所謂「平衡的協議」。說法等於拒絕中方提出的協議必須平衡的要求。即使「川習會」同意休戰,繼續談判,中國可用採購農產品等,將美國拉回談判桌,但要想說服美國放棄其核心立場,幾乎不可能。

另外,中方見川普連任競選壓力增大,並不急於與美國快速達成協議,因為北京「還有更重要目標」。儘管中國2019年上半年GDP增長只有6.2%,是27年來最低,但北京不擔心經濟減速而急於達成貿易協議。中方自認有充裕的政策空間,繼續解決經濟下行問題,現在重點是對經濟「做很多戰略性的事」。

國際貨幣基金(IMF)17日發布《2019年外部風險報告》指出,中國外部頭寸已基本符合中期經濟基本面,表明中國經濟增長不再依賴出口拉動,而轉向內需驅動,經濟再平衡取得顯著進展。川普15日發推文稱,中國第二季度增長是27年來最慢,成千上萬企業正離開中國,因此,中方非常希望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美方顯然認為,外資和製造業大量撤離中國,北京壓力非常大,會逼中國早日回談判桌,向美方低頭。

但中方看法恰好相反,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回應稱,美方所謂「因為經濟放緩,中國迫切希望與美國達成協議」,完全是一種誤導。中國央行高官表示,貿易爭端為人民幣國際化帶來新機遇,「當前國際經濟金融格局出現重大變化……部分國家和地區開始注重使用人民幣跨境結算,人民幣國際化面臨新契機」。

顯然美中都自認占優勢,對方難以忍受談判拖延的苦果。北京估測,川普連任可能失敗,屆時民主黨人上台,再重建雙方經貿關係。這種差異使中美重啟談判步調緩慢,雙方各自建立難以突破的底線,關稅、華為或協議內容等核心問題,都難達成共識。

中國遲遲不大量買美國農產品,讓川普不滿,而美國解禁華為也不見具體行動,使協議簽訂前景黯淡,生變可能性很高。中美都摸不清楚對方的對策與底線,都在等待對方出牌,玩「誰先眨眼」的遊戲。中國如真的能撐下去,川普等不到中國經濟「崩潰」,著急的反而是他。總統大選在即,雙方在比誰手上的好牌比較多,期待貿易戰平息,眼前看來不樂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