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9386/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故事募集〉「我在海上飄流了7年?」 他在法庭上痛哭失聲

Photo by Bryan Minear on Unsplash Photo by Bryan Minear on Unsplash

Chris @ New York

郎生原本是福建福清農村裡的一個小漁民。文化程度很低,聽說小學都沒畢業就出 來開始混社會。15歲那年,父母逼著他和同鄉的一夥人外出打工,結果這一走,郎生就再也沒有回去。或許是因為靠海,人們總想知道海那邊是什麼樣子,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偷渡成了他們外出的主要途徑。

早年偷渡客的條件非常差,可即使這樣,也擋不住他們要出去看一看的決心。15歲的郎生根本不知道偷渡要冒多大 的風險,本著年輕,在加上家裡大人的慫恿,結果就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剛開始的幾天,郎生還是非常興奮的,畢竟有個未知的世界在等著自己。可隨著在海上的日子愈來愈長,郎生的噩夢慢慢開始了。由於偷渡客所在的船艙人口太過密集,淡水和食物有限,一些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地人開始發燒。讓郎生始料不及的是負責押送他們的人並不把這些偷渡客的生命當回事,這些人一旦認為生病的偷渡客扛不過去了,便毫不留情的拋入大海裡。

直到郎生的好友也被扔下海,這個15歲的孩子崩潰了。 海上的日子是漫長難熬的,負責押送偷渡客的都是一幫子精壯小伙,荷爾蒙多到無處發洩,每天除了吃飯打牌睡覺,偷渡客也成了他們發洩的對象。無聊了拉幾個人 上去,一頓暴打後再扔回船底。船底的女人也無一倖免的都成了洩慾的工具。

郎生就是在這樣的環境裡在海上飄了一日又一日,當他終於踏上新澤西的陸地時,郎生已經說不出話了。而且更讓他沒想到的是,他在海上整整走了7年。是的,7年, 我一直都不敢相信這個數字。

郎生他們一船人在新澤西剛一靠岸,就被警察帶走了。等到上庭的時候,郎生才知道已經7年過去了,當22歲的郎生徹底清楚後,在法庭上放聲大哭,誰也不了解這個年輕但頭髮花白的男子到底經歷過什麼。

如今的郎生通過政治庇護的途徑解決了身分問題,開始在美國的新生活。只是這個年齡並不大的男子卻像老人一樣駝這背,看人的眼神永遠都是直愣愣的驚恐狀。當他被問到:你想家嗎?郎生想了很久很久才說:回不去了。

📢你的故事持續募集中:回不去的祖國〈故事募集中〉 你為何離家千萬里?

看《回不去的祖國》專題故事:
望斷家鄉路 回不去的祖國 這些以眼淚釀成的故事…
愛滋專家高耀潔一輩子逃亡 人回不去 骨灰回去
鄭強搭「金色冒險號」來美 幫朋友忙被判31年 夢碎監獄
回不去的祖國╱羅保華「憋一口氣見老公女兒」

➤➤➤點看更多專題裡的華人移民的故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