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6286/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大屋頂下 讓韓習會接續馬習會

在台灣政治史上,韓國瑜是第一個由群眾「親孕胎生」的政治領袖。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都不是,郭台銘當然也不是。

由於他是群眾的親生子,才能解釋自去年三山造勢至今日初選出線的一切奇幻歷程。但是,如今的韓國瑜已非去年1124的韓國瑜,他遍體鱗傷、形容枯槁,顯得有些心餘力絀……。他及他的支持者當然要以當選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為目標,但他也不無可能面對「雙殺」的結局。何況,國民黨初選撕裂的變數,仍在蠢蠢欲動。

當然,韓國瑜是不完美的也是不完整的。但相對而言,蔡英文也許是更不完美的與更不完整的。因此,韓國瑜挑戰蔡英文,有其正當性。

此時的蔡英文的民進黨政府,將國家生存戰略扭曲至此地步,將民主法治摧殘至此地步,將社會撕裂至此地步,將種種下流邪惡操弄至此地步,如果再能經此次大選獲得人民的政治背書,其對國家未來的影響不堪設想。「這個政府」根本是一群騙子,從台獨、民主、正義,到台灣價值,都是騙。

這是韓國瑜可挑戰蔡英文的正當性。從台灣大局的應然走向看,韓有優勢;但從選舉的技術層次看,蔡居上風。

標榜「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韓國瑜,將面對大選帶來的一切考驗。但兩岸政策無疑仍是根基,本文暫也僅及於此。馬英九執政八年的兩岸關係,曾被北京稱為「最佳時期」,而以馬習會為顛峰。但2016年政黨輪替,馬習會遂成斷點。

韓國瑜若當選總統,兩岸可設定以半年為期,安排雙方經貿部門政府首長(經濟部長/商務部長),以正式官銜互稱,進行會晤,由陸委會主委及國台辦主任(已互稱正式官銜)陪同。雙方商議以行政補充的途徑,加大加強ECFA架構下的互動關係,如貨貿及服貿,可由北京在行政權可及之處先行。然後,再將一年內舉行韓習會設為目標。如此,斷點即成接點。

習近平當然知道,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主軸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所以,馬習會能夠舉行,其實可視為習近平對馬英九兩岸理念的理解,甚至是背書,至少是默認了這是可以延續嘗試的一條路。如今,且看韓國瑜能否使兩岸關係從馬習會的成績上接續下去。

這將是韓國瑜團隊與北京必須共同面對的課題,且自大選期間就要開始醞釀,雖然不必以此為大選的主題。其實,正在此際,兩岸情勢已見巨變,可謂急轉直下。

總的來說,借殼台獨已更為成型。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及賴清德的「台獨捍衛中華民國」,皆是指標。這個走向,將指向「變憲而不正名」,或「制憲而不正名」,除了留下「中華民國」四個字,台灣的憲政內涵將一直朝向去中華民國化及去中國化走下去。

相對而言,美國川普政府的「一中政策」也已是白馬非馬,更已儼然變成「美版台獨/美版獨台」,也除了留下「中華民國」四字、不給北京動武的藉口以外,台灣其實在美國心中也變成了蔡英文所說的「中華民國台灣」。可以這麼說,在借殼台獨的目標上,美國政府與民進黨沒有這麼接近過。

在這樣的走向下,如果國民黨不想見到「台獨捍衛中華民國台灣」,就必須「以中華民國捍衛中華民國」。

韓國瑜的兩岸政策尚未完全成型。目前呈現的有:「反對一國兩制」、「威脅論/信心論」、「浴缸塞子論」、「圍牆論/道路論」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或「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等。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論述,似漸從「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轉變為「九二共識/反對台獨」。這兩個句型可以交替使用,但不能只用其一。

因為,賴清德說:「九二共識沒有國民黨主張的一中各表。」如果韓國瑜連「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都守不住,就很難通過大選的考驗,也別想在若當選後能接上馬習會的斷點。

相對而言,北京若希望國民黨能贏得大選,且在選後能接續馬習會的斷點,訣竅也是在大選中回到馬習會對於「一中各表」的試探。

盱衡兩岸情勢:一、中國大陸已成國際共同標靶,自顧不暇。北京在「六穩」以外,必須如郭台銘說的「穩台灣」。台灣不穩,中國內外都穩不住。「穩台灣」就是要「穩中華民國」。二、也許如汪洋所說,「美國不會為台灣和大陸打仗」。但至少在20年內,美國一定做得到「使大陸不敢動念打台灣」。因此,北京必須放棄「武力統一」,慎重經營「統一前/未統一」的兩岸關係。三、美國與民進黨的「以借殼台獨捍衛中華民國台灣」的合作態勢已趨明朗。美國要借中華民國的殼,北京不能扯中華民國的腿。台灣若不能「以中華民國捍衛中華民國」,北京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就會在美國與民進黨的合作下真正應驗,兩岸前景將更趨黯淡。

這就是: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當民進黨與美國已進入「以借殼台獨捍衛中華民國台灣」的合作之中,北京的兩岸政策必須丟掉「要早一點統一台灣」的幻想,而應當變為「要中華民國站得住,且站得久」。要「讓中華民國自己來捍衛中華民國」,不容「以台獨捍衛中華民國台灣」得逞。

比對一下。三年來,美國一個大禮接著一個大禮,紛紛不斷地給台獨政府送上「捍衛中華民國台灣」的厚禮。北京卻迄未警覺必須「讓中華民國自己來捍衛中華民國」,反而用「一國兩制」等舉動給台獨政府撿到槍。因此出現了此消彼長。

如果北京不想台灣成為美國的棋子,就要將中華民國還給中華民國,讓中華民國有實力在台灣的民主選舉中捍衛自己。也就是必須在此次大選中,通過「一中各表」,來改變「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北京的此一動作若愈能得到台灣人民的理解與感動,未來韓習會接續馬習會的可能性就愈高。這是韓國瑜的課題,更是北京的課題。(作者為著名政論家和媒體人,轉載自聯合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