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615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徵文》摩士公園

在熟悉這位太太之前,丈夫告之,她曾為他穿針引線當紅娘,我心想必是一位熱心腸的人,幾次相見後也覺得她為人爽直。但生活開始忙碌,沒時間多深交,直到要為兒子找玩伴才又想起她也有兩個年紀相仿的兒女,大家為了小孩的歡樂又再走在一起。

我們兩家人通常在附近的公園相敘,直到一天教會的朋友得知我熟悉她,告訴我她的鄰居都不滿她家門前雜草叢生,於是找了一個藉口帶了兒子到她家玩,果然門前雜草都長成小樹 。也不顧是否得體,便自動請纓幫她清理雜草,一個下午下來,滿頭大汗。

回屋稍事休息,她遞來一杯冰水問我:「你知道哪些是雜草嗎?」還未及回答,她說:「以前家對著摩士公園多好,灌木小樹叢生且不用打理。傍晚還有不少情侶躲在樹下談心。」

我被她這話嚇了一跳,並不是她不知什麼是雜草,而是我小時候的家也對著摩士公園,但我看到的摩士公園可不一樣。

1967年,摩士公園成為香港警察集合抗暴的一個理想地點,當時到處都有土製炸彈,學校停課,不用寫作業的孩童都伏在圍牆伸頭往下看公園裡警察的操練,雖然隔著一條馬路,也能聽到警官的斥喝聲,有時會見到暴徒在馬路的另一端叫囂,這時小孩都伸長膀子往下看,但家長都會從後抓著衣領把我們抓回去,深怕被流彈所傷。

暴動不知何時結束了,但偌大的摩士公園天空卻從沒休止過,風大的日子更不得了,滿天都是風箏。

通常風箏都是簡單的菱形,有時為了增加穩定性,會貼一條長長的紙尾巴。

把風箏放上天空不是易事,首先到等風把風箏吹到半空,這時要稍為收線,令風箏吃風一點,然後把線稍放一點,再等下一陣風來時,才能把風箏放得更遠更高,這一收一放要控制穩妥。

另外,風箏還要閃避天空中別的風箏,有時它們會故意墜下,纏到你的風箏線上,然後猛然一收,把你的線割斷,這時辛苦一天製作的蛋白玻璃粉風箏線便大大派用場。

只見二哥爬上小凳,身體幾乎半露圍牆外,急速放線,讓風箏線墜下成U形,躲開對手的切割,緊接把線碌向上打一個U形手勢到頭頂,天上的風箏便如魔術般從下翻上,搭上對手的風箏線…秋天的摩士公園天空,便被小孩的風箏占滿。

六0年代,大廈居民的家裡都沒有電視機,小孩也不知什麼是無線電視台的《歡樂今宵》,直至有一天聽見大人說 ,對面的摩士公園封閉不讓人進入,《歡樂今宵》會在摩士公園的水池中央亭內彩排,全層300多戶都興奮不已,早早便吃完晚飯,放一排椅子在圍牆旁邊,一看到熟悉的明星,便大聲指指點點。

只見亭內的明星不斷排練走位,直到夜幕低垂,大家都盡興歸家。

之後又看到好幾次香港節的綜藝表演,於是摩士公園成為我們小時候的遙控電視機。

我忍不住問這位太太:「你是住在哪一棟大廈?」 想不到竟然是在同一棟,「那你看到的為什麼與我的不一樣,你是住在哪一層?」她說:「二樓。」我脫口而出:「我住在八樓,怪不得我們兩人看到不一樣的摩士公園。」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