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5924/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回不去的祖國╱60年前丟棄綠卡 再回頭 證照失效歸鄉難

黃學炎求助紐約社團,盼望葉落歸根返回香港。(記者黃伊奕/攝影) 黃學炎求助紐約社團,盼望葉落歸根返回香港。(記者黃伊奕/攝影)
黃學炎年輕時在德國留學。(翻攝自同學錄) 黃學炎年輕時在德國留學。(翻攝自同學錄)

87歲華裔耆老黃學炎一生波折,巔峰時是留學多國的知識分子、也曾一度暴富,但因年少氣盛,錯失可獲綠卡的機會,至今再也沒有合法身分;如今他的人生走向下坡,舉目無親又窮困潦倒,唯一心願是返回離開數十年的家鄉香港,但身分證件全失效,只能困在回不了家的窘境中。

黃學炎當年是極少能留學德、美的亞裔大學生,還在好萊塢享受過一段奢華生活。談起自己的人生經歷,黃學炎深吸了一口氣;他1932年出生於廣東,三歲跟隨父親遷移香港,之後中日戰爭爆發,香港烽火連天,他跟著一家人逃往中國內地,直到1946年戰役結束才返回香港。

黃學炎年輕時在德國留學。(翻攝自同學錄) 黃學炎年輕時在德國留學。(翻攝自同學錄)

在香港書江學院(Houng Kong College)取得文學士後,25歲的黃學炎以公派學生的身分進入德國的弗萊堡大學(Universität Freiburg)讀書,之後轉到美國馬里蘭州的聖瑪麗山大學(Mount St. Mary's University);雖然1961年完成該校的學士學位課程,卻因拖欠1000元學費,迄今沒能拿到畢業文憑。

黃學炎表示,那個年代的亞裔大學生很罕見,他很快收到美國政府寄來的綠卡申請表格,要他入伍美軍陸戰隊(US Marine Corps)取得合法身分;但他認為自己很有本事,不需要綠卡,就這樣直接將表格丟進垃圾桶裡;未料60年過去,他一直沒有取得合法身分的機會。

➤➤➤回不去的祖國╱浪子華哥 詐騙一哥 浮沉江湖 回頭已晚

離開大學後,黃學炎前往加州好萊塢,當起售賣電影膠片的銷售員20多年,當時正是膠片市場的黃金時期,「在那個年代我掙到了50多萬元」;那時他腰纏萬貫、揮金如土,朋友向他借錢來者不拒,而且是「5000元、1萬元巨額地給他們」,可惜現在自己到了亟需用錢之時,也沒有人還他半毛錢。

因不善理財和投資失敗,黃學炎的積蓄很快散盡,風光不再的他到了紐約,在金店當店員,也幫人記過帳;他說,儘管生活困苦、年事已高,但依舊努力工作養活自己,所幸身體向來健康無恙,「這麼多年我一直非常硬朗,30多年沒看過醫生。」

黃學炎數十年來始終一個人生活,唯一有過的伴侶是在德國讀書期間,曾和一名美麗的德國女孩相識相戀,但最後來因感情問題而未步入婚姻;但他們產下一子,兒子跟隨著母親一起生活,不料在一次車禍中母子雙亡,黃學炎此後再也不曾有過伴侶。

如今黃學炎生活清苦,過去還有一個英國的侄子寄錢救助他,但現在侄子也不寄錢了;幸好數月前有好心人幫助,將他安置在紐約布碌崙(布魯克林)8大道一間家庭旅館內,他也想盡辦法工作,支付每月300元的租金。

黃學炎(右二)在向紐約華人社團求助。(記者黃伊奕/攝影) 黃學炎(右二)在向紐約華人社團求助。(記者黃伊奕/攝影)

黃學炎現在唯一的心願,就是落葉歸根、返回香港,他希望能找到並投靠已故大姐的後代,並到父母的墳前祭拜;但是當年來美所持的港英護照已形同廢紙,香港身分證也在數十年前遺失,沒有任何有效旅行證件,回家的夢難圓。

目前能證明黃學炎身分的,是他保留的德國學生證等大學文件,上面有他當年在香港的住址;雖然黃學炎日前曾到布碌崙當地僑團求助,但礙於程序繁瑣,辦理回國簽證不易,回鄉的那一天仍遙遙無期。

更多故事:
回不去的祖國╱拚盡一生為家人 家鄉起高樓 他看不見了
點更多專題裡看華人移民的故事 


律師觀點:

華裔家長必知 管教變虐兒 公職、綠卡申請皆受影響
工人受了傷 可獲哪些保障??
親屬移民超齡 該如何處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