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5910/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回不去的祖國╱浪子華哥 詐騙一哥 浮沉江湖 回頭已晚

55歲的華哥回望過去23年感嘆,或許當年就不應該搭上飛美國班機。(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55歲的華哥回望過去23年感嘆,或許當年就不應該搭上飛美國班機。(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懷著雄心壯志要闖出天地的華哥,1996年借了5000元,參加中國遼寧省大連市一個「假考察、真跳機」訪問團來到美國;23年來,幹過苦力洗碗工,也做過地下錢莊打手,他還是「販賣塞班島社安卡」成員,後來更成為小有名號的「賭城老千」。

父母過世 地球另端遙祭

儘管賺了錢,但華哥「漂白」身分的努力,卻總是落空。

「有時自己姓張、有時姓黃、有時姓高,有時根本忘記我究竟是誰。」華哥一打開皮夾,就掏出三、四張社安卡,連父母過世都只能在地球另一端上香遙祭,「年輕時沒定性,朋友都叫我浪子,都說浪子會回頭,自己卻成為那個無法回頭的浪子。」

華哥隨身總會攜帶好幾張社安卡及駕照,以備不時之需。(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華哥隨身總會攜帶好幾張社安卡及駕照,以備不時之需。(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當年聽人家說「美國錢好賺」,華哥就借錢,報名所謂的「赴美保證團」,「我們那團共12人,號稱要到美國考察化妝品市場,一下飛機順利入境後,所有團員都跑了。」

➤➤➤回不去的祖國╱60年前丟棄綠卡 再回頭 證照失效歸鄉難

華哥透過仲介,第一站就到紐約打工,一開始在餐館洗碗,洗了兩年。

「幾乎一上工就得洗到半夜。」華哥說,人生地不熟,為了還債,雖然辛苦,只能咬牙撐著。

後來他在一家卡拉OK,認識了在地下錢莊工作的兄弟,通過引薦,華哥脫離餐館,轉身成為討債打手。

抓到欠債 男挨揍女賣淫

「要當打手必須心狠手辣,否則根本吃不了這行飯。」華哥回憶說,當時錢莊借出的錢,三天利息就要收10%,超過三天不還,利息又得再加10%,「不還錢沒關係,男的準備挨打,女的準備賣淫。」

華哥對一名華裔女賭客印象深刻,當初她拿護照向錢莊借了2000元後落跑,「殊不知錢莊跟賭場關係緊密,眼線兩天後就在百家樂賭桌上抓到欠債女,馬上把她押到錢莊據點賣淫,工作三、四天,還清債務及利息後才放人。」

地下錢莊生意做太大遭人舉報,擔心受連累的華哥,2004年到芝加哥另起爐灶,一開始在餐館當二廚,混了幾個月後,與當時在芝加哥專門收購及販售美屬塞班島社安卡的福州人集團搭上線。

2009年聯邦調查局在芝加哥華埠,破獲販售假證件集團,當年共有16名嫌犯遭起訴,其中14名是華人,另有兩名為前伊州州務卿辦公室職員;涉案者遍布伊利諾州、馬里蘭州、密西根州和密蘇里州。

2014年拉斯維加斯賭場對華人客戶申請信用貸款頗為寬鬆。(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2014年拉斯維加斯賭場對華人客戶申請信用貸款頗為寬鬆。(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到處行騙 包裡都是假證

該集團為客戶代辦及申請的駕照、州身分證,都是使用前三碼為「586」的社安號碼,這些社安號來自於塞班島的華工,集團收購這些卡再賣給客戶,並協助依此證件向伊州州務卿辦公室申請駕照或州身分證,每張售價1200元到3500元不等。

1970年到2002年間,伊州僅發出約數百張社安碼前三碼為586的駕照、州身分證,但2003年到2008年間,數量暴增到好幾千張,引起司法單位的注意,於2005年展開「紙山行動」(Operation Paper Mountain)掃蕩。

「還記得FBI是在2008年2月28日到華埠進行大規模假證照集團搜索逮捕,我當天比上班時間稍微晚了五分鐘,快到門口時,就發現穿著FBI背心的探員。」出於本能,華哥立刻逃走。

走跳江湖 混賭場種大麻

芝加哥風聲太緊,華哥轉到拉斯維加斯討生活,但沒有身分,「要找比較正規的工作,想都別想」;華哥隨即加入專門騙取賭場「信用借貸」的集團。

2014年拉斯維加斯賭場對華人客戶申請信用貸款頗為寬鬆。(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2014年拉斯維加斯賭場對華人客戶申請信用貸款頗為寬鬆。(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他說,2014年,中國的賭客很受賭場歡迎,相對很容易拿到賭場的信用借貸,「頭一次先借10萬元會如期歸還,接著運作兩、三次,然後再一舉借貸30萬元。」

「等這一大筆錢到手,直接倒帳走人。」華哥說,只要「騙」到30萬元,約可拿到3萬元佣金。

問華哥不怕被抓嗎?

「抓誰呢?每次我都使用不同的姓名,不同的證件。」華哥說,「怎麼抓?」

華哥皮夾隨手就可掏出好幾張用假身份開立的銀行帳戶。(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華哥皮夾隨手就可掏出好幾張用假身份開立的銀行帳戶。(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賭場後來發現這些華人詐騙手法,開始將信用借貸的額度大幅降低,「每筆後來只肯借出2萬5000元到3萬元,佣金當然也明顯縮水。」華哥說,利潤低、風險高,現在這條路也幾乎走死了。

收入銳減的華哥,現在改種大麻營利,有機會也會跟著同夥「騙銀行」,利用假身分到銀行開立帳戶,等存進假支票再提領現金後即消失。

一心漂白 奈何總是錯過

「有頭髮誰願意當禿子。」華哥說,他也想洗手收山,20多年間,也曾找過公民結婚搞定身分,但總有其他意外而落空。

回望過去23年,他嘆口氣苦笑說:「或許當年根本不該搭上那班到美國的飛機。」

更多故事:
回不去的祖國╱拚盡一生為家人 家鄉起高樓 他看不見了
點更多專題裡看華人移民的故事 


律師觀點:

華裔家長必知 管教變虐兒 公職、綠卡申請皆受影響
工人受了傷 可獲哪些保障??
親屬移民超齡 該如何處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