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489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忘不掉的大字報

一九五七年秋天我上初中一年級,那年的「反右派鬥爭」在中小學教師裡也搞得驚心動魄, 連剛進校的初一新生,都知道學校教師裡有三個被劃定的右派分子。除了繼續鬥爭和批判右派分子外,學校還奉命把「整風」的運動進程再深化到「整改」階段,發動全校師生繼續寫大字報,找出學校需要整頓和改正的事務。

剛讀中學的初一新生還是小毛孩子,對學校的情況不熟悉,但是好奇,喜歡去看大字報。

初二某位甲同學給圖書館管理員老師貼出大字報,說他們班乙同學去借書,填寫了索書單後,管理員回覆說:「只有《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沒有「三十年」的。還有十年你來寫。」學生寫大字報的本意,表現在結尾的下述話語裡:「希望管理員老師今後對待借書的同學,態度應當和善一些,不要生硬冷淡。」

但是,那句「還有十年你來寫」卻引發了風波,有人跟隨貼出大字報,追問那是什麼意思,要寫哪十年?認為會目睹了些什麼?搞得圖書館的老師很緊張,不知道如何應對這種把日常帶情緒的話語要作政治追究的偏激。

幸好,教導主任出面化解那則追問,他找到當事的學生乙及寫大字報的學生甲,知道了在乙排隊遞索書條的前面,甲與圖書館老師剛發生了爭執,沒有借到書。

教導主任說,學生的大字報是希望圖書館老師要對同學和善,這符合整改階段的中心任務,學校會一條一條地記錄下來,並且一條一條地落實改正。於是圖書館老師趕緊寫出自我檢查的大字報,表示接受同學的意見,要改善服務態度。

那段「只有二十年,沒有三十年,還有十年你來寫」,給我們幾個同班的初一新生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引發了對那本《二十年》書的好奇心,都相約到圖書館去想借來看。顯然,引出了關注點的書成了熱門品,當時根本就借不到。

一九六○年我上高中,偶然從同學那裡得到了《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這是晚清時期的筆記小說,記述了作者當時所見的社會萬象。借到了書,了卻了多年來想一讀為快的心願,興致勃勃地讀了一遍。書裡許多記述「怪現狀」的故事內容,今天幾乎記不得了,但是讓我第一次知道那本書名字的「大字報話語」,卻在六十多年後仍然清晰記得。

年齡漸長,社會見聞多了,強制經受過一波接一波的政治運動,文革又持續了十年,議說不得不謹慎小心。改革開放之後,說話環境相對寬鬆了一些,遇到某些世事傳聞,竟可以莊謔參雜地對一些要好的朋友講起那張大字報相關的軼聞趣事,「還有十年你來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