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47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中文學校的畢業典禮

期待已久和朋友們一起去杜拜和希臘旅行的行程排出來了,然而仔細一看,出發日期正巧是任教的中文學校畢業典禮日。

幾番思量,決定放棄前半段的杜拜行,只參加希臘遊,待畢業典禮結束後,才和先生直飛雅典和團友們會合。學生們一聽老師的計畫,有的充滿感情地說:「謝謝許老師,參加我們的畢業典禮。」有的非常理性實際地說:「老師,你應該去杜拜玩,不去太可惜。」

這是我邁入海外中文學校執教的第二十六年,一開始是帶自己的孩子來上課,中途有老師離職,抱持著幫忙代課的心理,一轉眼竟已走過漫漫長路。

每一年都說不教了,因為每年都覺得這一年的學生最棒,再也碰不到這麼可愛的學生了。但一年又一年送走了畢業生,也迎來了另一批……,同時和家長們建立了可貴且持久的情誼。

印象最深刻的是,曾接到一封家長的電子郵件寫著:「謝謝老師!我知道我的孩子上課都沒有在聽,不知尊師重道,多謝老師寬宏大量!」這樣真摯質樸的信函,讓我深深感受到家長的心意,也是推動自己繼續努力的正面能量。

在中文學校任教多年來,尤其是一直擔任畢業班的老師,可以看到非常明顯的趨勢是:年級越高,就讀率越低。因為競爭愈來愈劇烈,學生為了在申請大學的履歷表中擠進更多奬項與頭銜,付出的代價是學不完的才藝,忙不停的活動,甚或各科補習,中文學校往往成為眾多活動中的一個選項而已。在這樣的現實環境下,能夠完成十二年的中文學校,最大原動力是父母的初心──讓孩子認識並且認同自己的母語與文化。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短短的周末兩小時中文課,究竟能帶給學生多少影響呢?自己抱持的信念就是:老師教過的中文字是否記得並不重要,但如果能給予學生一點啟發和信心的激勵,就是達到教育的目的了。尤其畢業班的學生,可以說是浪淘沙中的熠熠金石,他們不是能夠自動自發,就是非常循規蹈矩,才能走過叛逆,犧牲周末的蒙頭大睡和派對玩樂。面對這樣的莘莘學子,縱然作業未寫、考試未讀、家長一再抱歉,老師也是要真心地說:「他們能來上課,老師已經心存感謝了。」

尤其當家長告訴我:「老師,最近我的兒子十分叛逆,開車送他去游泳比賽,結果我們夫妻回到家,兒子竟然自己走路回來了,就是不參加比賽。」這樣的孩子每堂中文課從不遲到,上課也能參與提問,只是考試時會告訴老師:「對不起!老師,我沒讀。」老師能做的就是多方讚美嘉奬,讓他有興趣來學校,因為只要中途離開,幾乎永遠不會再回來了,只要能留在課堂上,至少中文他能聽、能講,堅持到畢業,對我們師生而言應該都是一種挑戰和考驗。

或許,參加學生的畢業典禮也只是一種形式,然則,不是有此一說嗎?培養儀式感,就是一種用心對待。就像小時候,孩子拿到新課本,我們父母非常慎重地用牛皮紙或包書皮把課本包裝起來,讓孩子意識到,從現在起要端正態度,好好迎接新學期。

在父母殷殷切切的接送下,學生走過了十二個寒暑,畢業這一天確實是特別的日子,相信家長和學生都滿懷感謝,因為完成了一個里程碑,繼續心懷期望邁向另一個人生的目標,一如既往,鍥而不捨,奔向未來的夢想。

有了初心與耘耘,成功會等待著人們,這是身為老師最大的信心和祝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