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4430/article-link/

首頁 台灣

曾掀國旗皮衣熱銷…阿湯哥背上「血幅」不是飛虎隊?

美國空軍23大隊的A-10攻擊機,仍然保持飛虎隊特有的「鯊魚嘴」塗裝。(美國空軍資料照片) 美國空軍23大隊的A-10攻擊機,仍然保持飛虎隊特有的「鯊魚嘴」塗裝。(美國空軍資料照片)
這面有49位飛虎隊員簽名刺繡的AVG隊旗,是當今世上保留最多隊員簽名的一面。(記者程嘉文/攝影) 這面有49位飛虎隊員簽名刺繡的AVG隊旗,是當今世上保留最多隊員簽名的一面。(記者程嘉文/攝影)

對於抗戰史稍有瞭解的讀者,應該都聽過陳納德將軍的飛虎隊,也都知道這些外國飛行員,在飛行服背上縫了一塊「血幅」(blood chit)。血幅是一塊手帕大小的白布,上面印有中華民國國旗,以及寫著「來華助戰洋人,軍民一體救護」的文字。這是考慮到這些洋人一旦被擊落或是迫降,根本無法與中國百姓溝通,因此製作了這塊布,作為他們的憑證,讓軍民對他們施以援手。

嚴格來說,在二次大戰期間,並非只有中國戰場才有血幅,但是印有青天白日滿地紅的血幅,絕對是數量最大、也最有名的一面。在大戰結束後,血幅與飛虎隊相關的文物,更成為許多收藏家收集的重點。

近日在空軍司令部,就展出由醒吾科大、萬能科大助理教授彭斯民所借展的飛虎隊血幅,以及其他抗戰期間航空文物。擁有140多面血幅的彭斯民,是台灣這方面最大收藏者,其數量在全球也名列前茅。

因一份報紙 隊徽從鯊魚變飛虎

1937年抗戰爆發,面對日本龐大的航空兵力,台空軍規模遠遠不及(當時台空軍已經獨立,日本則無獨立空軍,隸屬於陸海軍之下),不僅飛機不足,飛行員的損失更是難以彌補。因此國民政府便想到,重金聘請「洋將」來華助戰。

從美國陸軍航空隊退伍的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於抗戰爆發前就應邀來到中國,擔任航空委員會(空軍總部的前身)顧問,協助訓練國軍飛行員。眼看中國空軍已經犧牲殆盡,陳納德便奉國府之命到美國,一方面採購100架Hawk 81(P-40)戰鬥機,同時招募飛行員到中國參戰。

從美籍志願大隊到後來的第14航空軍,陳納德一直是部下心目中不可替代的領袖。這次也展出他寫給殉職部屬史考特遺孀的兩封信。(記者程嘉文/攝影) 從美籍志願大隊到後來的第14航空軍,陳納德一直是部下心目中不可替代的領袖。這次也展出他寫給殉職部屬史考特遺孀的兩封信。(記者程嘉文/攝影)

當時美國雖然尚未宣戰,但在羅斯福總統的默許之下,允許美國「退伍軍人」到中國參戰。美籍志願大隊(AVG)於1941年8月在昆明成立,同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12月20日,AVG首度在昆明上空迎擊日本轟炸機,取得擊落5架(日方承認3架)的戰果,也使這批洋人一戰成名。

飛虎隊的得名,是因為他們在P-40座機的機首,漆上鯊魚嘴圖案。當時陳納德的構想是,日本人害怕鯊魚。不過一般中國老百姓沒見過鯊魚,昆明當地的中文報紙在報導時,稱他們為「空中飛老虎」。陳納德與隊員都很喜歡這個稱呼,從此「Flying Tiger」之名登上歷史,後來設計的隊徽,也都以長了翅膀的老虎為主題。

飛虎隊有誰?狹義廣義大不同

由於美國參戰,因此美方決定將陳納德與飛虎隊重新收歸美軍。1942年7月,美籍志願大隊奉命解散,重新成立「中國航空特遣隊」(CATF),1943年3月,CATF擴編成為第14航空軍,繼續由陳納德率領。在其建議下,將中國空軍的三個大隊納入第14航空軍之下,派駐美籍幹部進駐,協助訓練中國飛行員作戰,稱為「中美混合團」(CACW)。

因此最狹義的飛虎隊,專指1941年到1942年之間,存在不滿一年的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不過外界多半採用較廣義說法,將後來的CATF乃至第14航空軍,都算作飛虎隊一員;由於中美混合團的成立,因此飛虎隊的成員,也不僅是老美,而包括中國飛行員。

至於當年隸屬「飛虎隊」的中美兩國飛行部隊,許多單位至今仍然健在。以台空軍而言,目前台南的第一聯隊、清泉崗的第三聯隊(均使用經國號戰機)、花蓮的第五聯隊(F-16),都是當年中美混合團的成員。

至於美軍方面,由AVG變成的第23戰鬥大隊,目前也仍「健在」,並仍然使用「飛虎」隊徽。不過操作機種不是戰鬥機,而是擅長對地攻擊的A-10攻擊機。

美麗的誤會 飛虎隊與阿湯哥「牽線」

彭斯民指出,血幅在抗戰爆發初期,包括蘇聯或其他國家組成的「志願隊」,飛行員就已配發血幅。不過從陳納德的AVG成立後,血幅的編號就從頭由「0001」開始編起。此後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血幅上的「來華助戰洋人」,也就改成「來華參戰洋人」。總計重新編號之後的血幅,一共製作了1.8萬多面,連同先前的版本,總數應在2萬張以上。

到了戰爭後期,除了駐華的第14航空軍,在西太平洋作戰的美軍第7、第13航空軍,也都有配發血幅的例子,原因應該是考慮到,他們雖然不在中國作戰,但東南亞地區有大量的華僑,也會提供盟軍飛官必要援助。

許多民眾對於血幅的印象,來自1986年的賣座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片中湯姆克魯斯的皮衣上,就繡有中華民國國旗。由於鏡頭一閃而過,因此大家想當然爾,認為阿湯哥背上的,就是飛虎隊的血幅。


影片來源:YouTube

不過事實上,這是一個美麗的錯誤:當時阿湯哥的皮衣背上,的確可以見到中華民國國旗,但並非飛虎隊血幅,而是美國海軍「加爾維斯頓」號巡洋艦(USS Gaiveston CLG-3)在1963至1964年執行西太平洋巡弋,船員製作的任務紀念布章。布章上面包括四面旗幟:除了美國與中華民國國旗之外,還有日本的旭日旗,以及聯合國旗。

由於捍衛戰士票房大賣,連帶使周邊商品也在全球銷路火紅,當時廠商乘勢推出在背後繡有中華民國國旗血幅的飛行皮衣,同樣大受歡迎,從此讓許多人產生誤會,把阿湯哥和飛虎隊意外「牽線」。

陳納德簽名旗、蔣中正贈劍…超珍稀展品

這次彭斯民借給空軍的收藏品,其中最珍貴的是一面AVG解散時,陳納德與其他隊員共同簽名的飛虎旗。當時大家簽名之後,還特地請人依據簽名字跡,用不同顏色的彩線繡字,以利長期保存。目前這面錦旗留傳於世的只有10多幅,本次展出的這一面,最早主人是AVG第二中隊副隊長瑞克特(Ed Rector),上面有49個簽名,是已知最多人簽名的一面。彭斯民在2018年以三萬美元在美國標得,所幸賣家願意讓他分期付款,才可以買下。

此外還包括已故空軍總司令陳衣凡,空軍官校第五期畢業時,由蔣委員長贈送的鷹頭佩劍。除了在劍身上鐫有「蔣中正 贈」之外,還有「國土未復 軍人之恥」的字樣。

已故空軍總司令陳衣凡軍校畢業時,由蔣中正委員長致贈的「中正劍」,劍身上刻有「國土未復 軍人之恥」。(記者程嘉文/攝影) 已故空軍總司令陳衣凡軍校畢業時,由蔣中正委員長致贈的「中正劍」,劍身上刻有「國土未復 軍人之恥」。(記者程嘉文/攝影)

彭斯民說,近年相關抗戰文物的價格,在國際拍賣市場上水漲船高,主要的買家來自大陸。一方面是出現不少「國粉」私人收藏者,另外則是受到2015年抗戰勝利70周年的影響,大陸各地開始廣建「抗戰紀念館」,但是經歷過去幾十年的破壞,相關展品根本付之闕如,因此也到市場上大肆蒐購。

他表示,大陸方面這種官方採購的手筆,往往非常驚人,所幸許多出售古文物的賣家,是當年老飛官的後人,因此仍然願意優先讓這些父祖的遺物,留在他們當年共同攜手作戰的中華民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