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4230/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回不去的祖國╱王君梅「回家,我的病就好了」

小商業十分繁榮的紐約市華人社區,新移民源源不斷。(記者曹健╱攝影) 小商業十分繁榮的紐約市華人社區,新移民源源不斷。(記者曹健╱攝影)
不少中國人移民美國,在華人社區裡各自上演不同的人生故事。(記者曹健╱攝影) 不少中國人移民美國,在華人社區裡各自上演不同的人生故事。(記者曹健╱攝影)

拿旅遊簽證來美就醫,短短一年花逾20萬元治病,多次手術已喪失說話能力還負債累累,教了一輩子書的她,不能開口說話又回不去,罹患重度憂鬱症…

63歲的王君梅2015年罹患罕見的「頭頸部鱗狀細胞癌」,但因在中國無法治療,無奈之下,只好申請旅遊簽證來美求醫,但因多次復發,至今無法回中國,簽證早已過期;因多次手術,她已完全喪失說話能力,全部自費的醫療費用也讓她負債累累,受訪時她只在筆記本上寫下了「回家」二字。

王君梅的兒子王毅表示,小時候父母離婚,母親生病前從不言苦,在上海的一所大學教授法律,個性堅毅。

➤➤➤回不去的祖國╱羅保華「憋一口氣見老公女兒」

王毅2011年來美攻讀企業管理碩士(MBA),那時獎學金以外的部分,全是母親用積蓄供他完成學業;2015年夏天,他接到母親的電話,「她原本不想告訴我她身患絕症,只想跟我再多說說話」,但還是讓他察覺有異,得知病情。

頭頸部鱗狀細胞癌多發在口腔、鼻腔、鼻咽、咽喉及相關器官,且極易擴散,上至腦部下至頸部淋巴等部位;王毅說,母親起初是因為口腔潰瘍一直未癒、耽誤講課,才去檢查,不料竟查出罹癌,醫生更說中國對此病的治療還在實驗階段,若有條件可到美國治療。

2015年9月,王君梅持旅遊簽證來到了紐約,2016年初在新澤西州一家質子重離子醫療中心接受治療;但三個月後癌細胞又復發,那時她的體重只剩76磅,已經無力再承受化療,換標靶藥後又產生抗體,保守治療也以失敗告終。

王毅說,短短一年的時間,花掉了超過20萬元的治療費用;剛工作不久的他不僅拿出全部積蓄,母親帶來美國的存款也所剩無幾。

➤➤➤回不去的祖國〈故事募集中〉 你為何離家千萬里?

母親的簽證更讓王毅頭痛不已,從2016年至今,每半年一次找請律師申請旅遊簽證延期困難重重;隨著近年移民政策緊縮,移民局不斷要求補充更多更細微的證據材料,且審批時間非常長;通常要到下次申請延期的前幾日,前半年的審批才下來。

「等於無休無止。」王毅說,長期的治療更讓母親極為承受了極大的痛苦,頸部大面積灼傷,且完全失去了說話能力,母親有時會因小事大發雷霆、摔東西,每到這個時候,王毅都覺得「天塌了」。

「2018年持續長時間的情緒失控後,醫生診斷她有重度抑鬱症。」王毅說,無人交流且因害怕感染不能隨意走動,讓母親的心理狀態愈加失衡,而他身為兒子,能做的也只是在繁忙的工作之餘多抽空陪伴母親。

「對於一個教了一輩子書的人來說,不能開口說話又回不去生養自己的地方,是最大的痛苦。」王毅多次強調母親的心情,但因為治療一開始就在美國,又需要追蹤報告和定期體檢,回家的日子總是遙遙無期。

在受訪過程中,王君梅無法說話,只能在紙上寫下想法,又因身體衰弱,提筆也非常困難;但即使只是寥寥幾個字,她依然堅持要自己手寫,兒子在旁多次勸阻也被她掙脫,彷彿有很多話想說。

「回家」,王君梅先在紙上寫下沉甸甸的二字,最後又寫下「我的病就好了」;彷彿想要回到熟悉的家鄉、熟悉的課堂,重新看到校園裡洋溢著笑臉的年輕面孔。

更多故事:
回不去的祖國╱鄭斌斌「後悔偷渡還背一身債」
點看更多專題裡的華人移民的故事 


律師觀點:

所委託的律師樓被控移民詐欺 怎麼辦?
川普向移民擔保人追討福利 該如何因應?
道路不平被絆倒 切記90天內要提出賠償申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