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4220/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回不去的祖國╱羅保華「憋一口氣見老公女兒」

羅保華日前政庇申請獲得通過,臉上露出笑容,等待家人來美團聚。(羅保華提供) 羅保華日前政庇申請獲得通過,臉上露出笑容,等待家人來美團聚。(羅保華提供)
羅保華日前政庇申請獲得通過,臉上露出笑容,等待家人來美團聚。(記者金春香/攝影) 羅保華日前政庇申請獲得通過,臉上露出笑容,等待家人來美團聚。(記者金春香/攝影)

來美打工不久,診斷出肝癌末期,身體差無法搭機,思念家人夜夜哭泣,擔心不知哪天就走了。政治庇護申請過了,苦等丈夫女兒來相聚…

影音來源:記者金春香(訂閱世報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華女羅保華去年2月隻身一人到美國打工希望填補家用,未料才幾個月,就被診斷出末期肝癌;本想藉此賺些錢再與家人團聚的她,如今獨自承受病痛煎熬,由於身體狀況差,也無法搭乘長途飛機,已不敢奢望返回家鄉。

幸好她日前申請政治庇護獲得批准,律師正積極爭取申請家人獲得來美簽證,以早日一家在美國團聚。

➤➤➤回不去的祖國╱王君梅「回家,我的病就好了」

今年48歲的羅保華,來自中國福建省福州市連江縣鳳城,目前丈夫和兩個女兒都還在家鄉,一個15歲,一個八歲;丈夫是連江郵政機構的一名保安,月薪2400多元人民幣,不僅要養育兩個女兒,還要照顧羅保華70多歲的父母及80多歲的婆婆。

羅保華來美前與家人在一起,如今兩個女兒又長高了許多。(羅保華提供) 羅保華來美前與家人在一起,如今兩個女兒又長高了許多。(羅保華提供)

羅保華去年2月從墨西哥坐汽車通過邊境達到加州,然後途徑芝加哥到達紐約,先在餐館做了三個月服務員,每月賺2000多元,三個月後為了多賺一點錢改善家人生活,又轉赴維吉尼亞州工作。

但新工作開始不久後,羅保華就發現身體經常性疲憊、腰也很痛,看醫生卻只開了止痛藥,但之後她的身體情況越來越差,經過換醫生與抽血化驗等檢查後,9月下旬被告知肝裡有兩個腫瘤,並隨即住進急診室;羅保華備受打擊,無法想像自己來美這麼短時間內,就得面臨如此噩耗。

連江鄉親在獲知羅保華的情況後,一個多月內就為她募了6萬多元,全數用作羅保華的醫療費和生活費,讓她安心養病,不少美國連江同鄉會成員也前去看望她;因為擔心化療會造成肝癌惡化,她一直靠服用中藥和藥敷緩解病痛。

美國連江同鄉會鄉親在羅保華住院期間到醫院探望。(記者張筠/攝影) 美國連江同鄉會鄉親在羅保華住院期間到醫院探望。(記者張筠/攝影)

今年2月羅保華開始申請政庇,3月移民官找她進行問話,認為中國計畫生育政策已經改變,因為未通過申請;之後羅保華有些絕望,再加上身體情況惡化,一度打算訂機票回國。

不過她又獲得4月17日上庭的機會,這次她的代表律師張亨利向法官陳情,移民法官頗同情羅保華的遭遇,認為其此前的兩次墮胎經歷都屬實,有意批准其政庇申請,終於在6月27日再次上庭時批准。

羅保華說,「我遇到了最好的法官,她有一顆善良的心。」

羅保華日前政庇申請獲得通過,臉上露出笑容,等待家人來美團聚。(羅保華提供) 羅保華日前政庇申請獲得通過,臉上露出笑容,等待家人來美團聚。(羅保華提供)

雖然身分問題基本解決,但病痛折磨仍困擾著羅保華,對家人的思念更是與日俱增;她每晚都會偷偷哭泣,且因為屋內還有多名其他室友不敢出聲,只能悄悄抹眼淚。

如今羅保華基本每天都會進行藥敷並吃中草藥,多走幾步路、多說幾句話就會喘氣不斷;其居住環境相當惡劣,她與多名室友共處一室,每個人只有床鋪,白天也無法開窗或拉開窗簾,分不清楚白天黑夜,屋內閉塞空氣不流通,更讓她感到疲乏。

「我現在就是憋著一口氣,要見上老公孩子一面,好了了我的心願,我現在真的好想念他們,有親人在身邊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啊,我的小女兒才八歲,我好捨不得她。」羅保華說,如果身體允許,她特別想回國看看兄弟姐妹、父母和婆婆,但如今根本無法想像自己能有力氣坐飛機,連飯都吃不下,「不知道哪天我就走(離世)了。」

張亨利也表示,他在以人道主義為由,爭取早日將羅保華的丈夫和女兒接到美國,鼓勵她堅持到與家人相見的時候。

更多故事:
回不去的祖國╱鄭斌斌「後悔偷渡還背一身債」
點看更多專題裡的華人移民的故事 


律師觀點:

所委託的律師樓被控移民詐欺 怎麼辦?
川普向移民擔保人追討福利 該如何因應?
道路不平被絆倒 切記90天內要提出賠償申請

羅保華住院期間,一提到家人就忍不住眼淚。(記者張筠/攝影) 羅保華住院期間,一提到家人就忍不住眼淚。(記者張筠/攝影)
羅保華的肝裡有兩個腫瘤,最終被確診為惡性。(記者張筠/攝影) 羅保華的肝裡有兩個腫瘤,最終被確診為惡性。(記者張筠/攝影)
羅保華的丈夫、婆婆和兩個女兒都在連江老家,是她最想念的人。(羅保華提供) 羅保華的丈夫、婆婆和兩個女兒都在連江老家,是她最想念的人。(羅保華提供)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