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397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失憶一下也不錯

暑天打網球,一局完,在旁休息,突然暈倒,頭著於地。

一起打球的兩位朋友都是醫生,連忙救起,一分鐘後醒轉,恍如隔世,之前球場上發生的事情全部忘記,之後大約兩小時內的事情,也都如一張白紙。知道的事情都是後來聽複述的。當時馬會職員報了警,將我送去律敦治醫院,做了檢查,老婆女兒也都趕到,又照CT又驗血,然後又送去東區醫院,因為檢查無大礙,自行出院去了養和。

記憶是從上了救護車去東區醫院之後才恢復的。我問家人朋友,他們說我從馬會去律敦治醫院,一直看來很精神,不說不知出事,只是不斷重複問題:如何摔倒?跟誰打球?問完又問,就是好像聽不見答案。

他們開始以為我中風,後來以為我癡呆,腦子壞了。我告訴他們,這一段時間於我而言,完全空白,如果記憶有資料格的話,那一段的資料格裡就沒有裝進過東西。

這種失憶的經歷,有的人覺得恐怖,我卻覺得有趣,這就像電腦記憶檔案滿了以後再清空一些才可再用,再說,怎都是一種生活體驗,平時只會因為記的事情太多令頭腦發脹,現在突然有了一片空白,像有了一個透氣位,記不起來就記不起來,真的沒甚麼大不了。

當然,檢查都做了,一切正常,這就可以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