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95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落的聲音(二七)

她在南京念了四年大學,畢業後留校任教,嫁給了自己大學時代的老師,後來生下哈蓓兄妹──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哈蓓正式提到父親。她的口氣很淡,沒有引起我的注意。

哈蓓的外公八十年代中在印尼去世,留下的家產由子女六人繼承,遠在中國的哈媽也分得一份。當時國門已開,哈媽打算以接收遺產為由,申辦與兒女一起出國繼承遺產。不料印尼方面不肯接收僑民歸國,造成大批從中國湧出的僑民滯留香港,成為難民。

哈媽到香港走了一圈,看到滯留在香港的歸僑親友生計艱難,擠在治安混亂的棚戶區裡成為黑人黑戶,淪為苦力,馬上決定讓哈蓓兄妹在國內完成本科教育,再考慮出國留學。

哈蓓兄妹按母親的安排,雙雙在南大完成本科教育後,先後順利出國。哈媽也辦妥提前退休手續,取道香港,追隨來美陪讀。

哈蓓說到這裡,忽然停下來,表情神祕地說:「這些事可不要傳出去。」

我點頭說:放心吧!哈媽說得沒錯,哈蓓平時幾乎不跟其他中國同學走動。再說大家忙學業、忙生計,難得有點空,無非湊在一塊兒打個牌、聚個餐,誰會在意她們母女的事呢!

「原來你那些時髦衣裳都是你媽在香港給買的啊!難怪你們看著特別像港劇裡的闊小姐、富太太。」我嘆道。

哈蓓聽了很高興,說:「我從不操心穿衣打扮這種事兒,都由母親打理。」

我噗哧一笑:「哈媽怎麼沒想到,穿得太漂亮會招色狼呢?」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

哈蓓看我一眼,沒說話。我馬上轉了話題,講了一下自己的家事。又聊到哈蓓在加大洛杉磯分校念物理博士的哥哥哈苗。

我忽然想起哈蓓都沒提父親,「哦,那哈爸──」我自作主張地順著對哈媽的稱呼說:「如果哈爸也來陪讀,哈媽就會有個伴呢!其實她在這裡滿悶的。」(二七)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