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95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夢魘(九)

什麼?簽證?媽媽,我不要你辦簽證。爸爸辦了簽證,一個人去了加拿大,不帶我和媽媽。媽媽辦了簽證,是不是也要去加拿大,不帶我?我哭著大聲喊起來。

媽媽辦的是媽媽和寶寶兩個人的護照。媽媽去哪裡,都會帶著寶寶的。母親抱著我說。

又過了些時日,有一天早上,姥姥和姥爺來了。我就不去幼兒園了,每天和姥姥、姥爺在家玩,可開心了!

吃晚飯時,聽見母親對姥姥和姥爺說話,我一句也聽不懂。突然聽見「簽證」二字,我立刻停止吃飯,凝神靜聽。只聽見姥姥說:如果簽證都辦下來,你們一起去。如果只有你一個人辦下來,我和你爸就帶寶寶回老家過年。

不,我不要媽媽一個人去加拿大,我也要和媽媽一起去加拿大看爸爸。我生氣,摔了筷子,哭了起來。

寶寶,媽媽絕對不會一個人去加拿大,一定要帶著寶寶。母親堅定地承諾。

一天晚上,母親下班回來,高興地說:我們的簽證批了,可以去加拿大了。

姥姥和姥爺也很開心,但是我仍然有點擔心。擔心母親會像父親一樣,獨自遠走加拿大,把我留下來。

那段時間,母親也不去上班了,她去哪裡,我都要跟著。儘管母親一直安慰我:無論去哪裡,媽媽一定帶著你。但是我心裡一直不踏實。

簽證如陰影一般,一直尾隨身後。父親離開時那道記不清顏色的欄杆,粗壯驃悍地擋在眼前。一提簽證,就會有一縷擔憂害怕縈繞心間。(九)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