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94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墓園之舞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初秋的時候,我來到聖保羅教堂國家歷史遺址參觀。當時我有一個瘋狂的想法,想把美國所有的國家公園和古蹟都遊遍。我先從免費的、離家最近的開始,聖保羅教堂從我家坐公共交通兩小時能到,算是比較近的。其他更近的,我已經去過幾個,也都是免費的。

聖保羅教堂在紐約州的弗農山,比紐約市的布朗克斯區往北一點,乘五號地鐵可以到。這是一個歷史悠久、有紀念意義的地方。我猜想它會比較安靜,因而愉快地前往。到了那裡,我發現只有我一個人參觀,確實很安靜。接待員是個老先生,為我播放了簡介片。

聖保羅教堂所在地是誕生於十七世紀末的伊斯特徹斯特村,最早的教堂是英國的清教徒建的小小的方形木屋。到了十八世紀後期,伊斯特徹斯特發展成大一點的城鎮之後,村民們才用石材重建一個教堂。

可是,新教堂還沒建好,美國獨立戰爭就爆發了。美國、英國和德國傭兵把木製的集會所拆除當柴燒,未完成的教堂則暫時充當醫院。獨立戰爭結束後,伊斯特徹斯特居民才繼續建造教堂。獨立戰爭期間,聖保羅的教徒們把鐘塔裡的鐘藏了起來,以免被熔掉做武器,戰爭結束後才拿出來掛回去。

這些早年的歷史雖然遙遠,聽起來卻像昨天的事情一樣,一點都不陌生。我們每天都在根據環境的變化而改變計畫,又因為各種事件必須想出應對方式。我們面臨的挑戰和先輩們沒有太大不同,只是程度上有點區別。

馬廄改建的展覽廳很小,我看完之後,接待員領我到教堂參觀。教堂有兩位外州來的遊客正要離開,我又可以一個人慢慢看了。聖保羅教堂的座位是格格式的,就是一個個小包廂,不是我們一般在教堂所見一排排長形凳子。從前沒有暖氣,這樣比較保暖。

我參觀完教堂,接待員的任務就完成了,鎖上門向我說再見,回到展覽館。他說我可以到教堂後面的墓園隨便逛逛,其實這是我最期待的活動。墓園裡的墓碑各色各樣,從只刻有名字的,到雕刻較為精美的墓碑,應有盡有。我小心翼翼地走在排排墓碑之間,發現墓碑和墓碑挨在一起,每一排之間也沒有太多空間,怎麼走都好像會踩到誰。

當我停在某個墓碑前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說:「哎呀!她快踩到我的臉了!」

我正考慮要不要挪動,馬上聽到另外一個聲音說:「她已經踩到我的臉了!」

這貌似是不只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因為又有一個不同的聲音說:「我們不是達成協議,說誰也不抱怨這些遊客嗎?」

我喜歡在墓地裡散步,是因為墓地很安靜。這次聽到這麼多聲音大聲說話,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小聲一點啦!她好像聽到我們說話了。」

「有什麼關係嘛?乾脆邀請她加入我們的聊天小組好了!」

我忍不住說:「好啊!」剛說完我就想到,這麼說會不會被吸入地下?結果沒事,我還在原地。

一陣沉默之後,有個聲音說:「喂!你往左邊挪一點,然後坐下,我們聊聊。」這算是對我的邀請吧!我按照指示坐下。

我不知道這幾個聲音都是誰,聲音雖然不太一樣,但是不太分得出男女,大概沒有軀體之後,也沒有了性別。

「你來旅遊的?」某人說。

「是啊!或者說,就是來看看而已。」我回答。

「有什麼好看的?」某人笑了幾聲。

「那就是來,不看什麼。」我輕聲說。

「反正也看不見。」某人說。

輪到我笑了幾聲。

「告訴你一件事,我和我旁邊這位是兄弟,我們都在南北戰爭中陣亡了。我是獨立派,他是親英派,我們生前堅持己見,互不相讓。死後還是被葬在了一起,由不得我們。」

「人沒有了身體,不在一起都不行。」我說。

「說的是。這些墓碑是活人取代身體的東西,其實我們並不住在這裡。」

「我們只是在這裡聚會而已,在哪兒都一樣。」

這時,我已經聽不出來到底有幾個聲音在說話了。

「是啊!死過之後特別能體會人人平等,四海為家。」

我今天算是見鬼了,或者說「聽到」鬼了。

「沒有身體很好玩的!怎麼都看不到自己的模樣,模樣全是想出來的。有身體的時候,總是對自己的身體不滿,妄想要有另一種面貌。沒了身體之後,還是會妄想,只是那些妄想沒法著落。」

「那投胎是怎麼回事?」我問。

「投胎?你說的投胎如果是又有個身體,那是可以選擇的,我就不要了。」

「那你就飄來飄去?」

「也不是。你可能電影看多了吧!在所謂活人的世界裡,對所謂死亡和靈界的理解是有限的。」

「別跟她解釋啦!來來來,大家來喝酒、唱歌、跳舞!」

某人這麼一號召,突然此起彼落的啪啪聲,好像香檳、啤酒都開了。接下來,有人彈手風琴、有人唱歌,但是沒有腳著地的聲音。我感覺有人拉著我的手,隨著節拍跳起舞來。這下好,從遠處看真是鬧鬼了,那個鬼是我。

跳完幾支舞,樂聲消失了,大家嘰嘰喳喳地說話,把我扔在一邊。他們大概在進行各種交流吧!交流成辯論、辯論成爭鬥,也不是不可能。

我剛這麼想,就聽到一聲大吼:「三百年了,都三百年你還沒清醒!」

「你就知道說我!你呢?白做鬼了!」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和平相處?」

「現在啊!除了現在,還有別的時候嗎?」

鬼們好像吵起來了,我趁著他們不注意的時候,躡手躡腳地離開墓園。不過肯定有鬼注意到我,我下地鐵站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說:「走好。」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