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94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落的聲音(二六)

說著,她用桌上的燒水壺煮開了水,給我沖了杯茶,又從抽屜裡抓出一堆零食:「你看有什麼喜歡的。這些都你哈媽弄來的,只要有人去趟斯波坎、跑趟西雅圖,她都讓人家幫捎來各種吃的。」

這話題一開,兩人在暖烘烘的小房間裡喝著茶,說起各自系裡的新鮮事,感覺比往日更親密了。

我小心地迴避著我和哈媽的會面,向哈蓓問起哈媽怎麼能來美國陪讀。哈蓓那天的心情特別好,陪我喝著茶,說哈媽是五十年代初從印尼歸國的僑生。哈蓓的外公在蘇門答臘擁有好些個大橡膠園,在印尼是富甲一方的僑領。

早年家裡在庭園裡,放映哈蓓在香港讀醫的姨媽寄回夏夢主演的電影,簡直就是方圓幾十里的嘉年華會,引來四鄉八鄰的華僑同胞前來歡聚。外公家裡管吃管喝,盛況空前,至今仍是流芳僑界的佳話。

哈媽做為這等人家裡錦衣玉食的滿女,很小的時候卻對自己前途感到焦慮。知道若不像姊姊們那樣去港台或歐美留學然後移民,女孩子留在印尼的最好結果就是當個中小學老師,嫁人後就得回家相夫教子。

哈媽不願這樣過一生,到了初中快畢業的時候,接觸到來自新中國的信息,說祖國的女性如今擁有廣闊的發展空間,個人的發展完全取決於自己的努力,於是決定歸國求學,參加新中國建設。

家裡開始對哈媽的選擇堅決反對,無奈印尼政局開始不穩,對華僑的排擠和清洗事件時有發生,風聲越來越緊。到哈蓓的外婆因急病去世,家裡忽然散了架一般,沒人再顧得盯年少的哈媽。哈媽趁亂收拾了行裝,跟著同學動身投奔新中國去了。

哈媽最早落腳福州老家。在當地的華僑學校補習後參加高考,被當時的南京林學院錄取。(二六)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