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93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停泊在港灣的日子(五)

新來的班主任姓成,是位有教養和責任心的女老師。她的眼神往教室盡頭一掃,就能產生一種「不怒自威」的震懾力,她控制了這個班的局面。不過,也能察覺到,她臉上時常會顯露出一絲哀怨的神情──據說從師範學院畢業時,有關部門得體地做她工作,讓她嫁給了一位戰爭年代受過重傷的殘疾軍人──肢體的殘缺可以接納,情感這個東西就難說了,但願他們夫妻能日久彌新。

G學院附中兩年前曾是「聯動」的重要據點,附中的紅衛兵逞強好勝,在校園裡為所欲為。尤其對學校領導和「黑六類」分子,經常採取罰跪、潑墨、剃陰陽頭、戴高帽子遊街等花樣翻新的體罰。

有一次,紅衛兵在附中操場的水泥台子批鬥學校的「牛鬼蛇神」,一位姓于的教導主任被紅衛兵用銅頭皮帶抽得滿地打滾,額頭沁著血,嘴角抽搐,人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就在此時,瘦小的成老師像一陣風似地奔到台子上,等人們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跪在那裡,用瘦骨嶙峋的脊背護住教導主任,身上挨了好幾皮帶。

接著,也不知道她哪來的那麼一股氣力,居然架起身體臃腫的于主任,兩人跌跌撞撞下了台子。成老師自始至終沒說一句話,只是用一種憐憫和悲哀的目光注視著這些個張牙舞爪的曾經的學生。

這些狂熱分子被突如其來的行動搞得不知所措。從內心講,他們是敬畏成老師的;不光是傷殘軍人家屬的身分,或許還有她捨己為人奉獻青春的剛毅?紅衛兵沒有一個上前阻攔他們的,眼睜睜看著兩人離去。這件事情,還是我們背地裡叫他「老泡」的依明用半生不熟的漢語,向我連說帶比劃描述的。

依明是學校「老高三」的學生,身體裡流淌著維吾爾和塔塔爾兩個少數民族的血液。他為什麼遲遲沒有畢業呢?(五)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