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93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相見歡(下)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如今住在這樣的弄堂房子裡,很久見不到鄰居的蹤影,已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禮拜六弄堂裡總是熱鬧些。清晨,靜靜躺在臥室深處,閉著眼睛,聽著外面弄堂裡的阿姨們一來一去,聊著閒天,話裡話外,持著些矜持,又有些微炫耀,遠遠聽來,實令人莞爾。市井人聲,別有一番親切與溫暖。

麵包咖啡,例牌的簡單早餐之後,簡妮重新手磨兩勺咖啡豆,再細細手沖一大杯咖啡,暖暖捧在手上,走到天井裡仰頭看看沿牆栽種一排秀氣筆直的青竹。淡淡的陽光照射在翠碧的竹葉上,在牆上留下斑駁的寫意竹影,隨風輕輕搖曳。腳下窄長石槽裡那幾尾紅色、黑色小金魚,在絲絲綠色水草間穿梭擺尾,甚是可喜。

叮咚、叮咚。

「啥人啊?」簡妮隔門問道。

「簡妮的快遞,國外來的。」

簡妮開門,接過快遞員遞上的小包裹。知道自己上網訂來的舊書已到,她很開心。正在簽字,眼角掃到有人正在開啟隔壁鐵門。簡妮不覺轉頭望去,是一位身著藏青藍短大衣、灰色高領毛衣、藍色牛仔褲的年輕男子。他也正轉頭注視著簡妮。

咦,那個人,眉眼好熟悉,好像是見過的。也許是在夢裡,或許是百年前修得的一份前緣?喔,不對,確實是碰見過。

原來大老遠從英倫趕回來,只為了再次與他相見嗎?人生竟是可以如此有趣。簡妮心中充滿驚喜的情緒,清秀皎潔的臉上,細長的眼睛彎彎笑著,神采飛揚。

「我見過你的。」男子有些猶疑地說道。

「是的,那日你坐在對面從倫敦過來的火車上,停在Reading車站,兩輛火車的窗子恰好正對著……」簡妮有些羞澀。冬日裡溫柔的陽光自她的頭頂灑落下來,女孩的笑容燦若朝霞。

「對的。我們手中正好拿著同一本書,Jane Gardam所著的那本The Sidmouth Letters,讀完了嗎?」他開心地笑起來。

「早就讀完了。這次還帶回來了,因為很喜歡。」簡妮微笑。

「你回國了?」

「還沒正式辭職,有點想上海了。現在這裡找工作,已經面試了幾個單位,還不錯。你呢?『甄書閣』是家書店麼?是你開的麼?」

「嗯,是我的一個小書齋。我從英國倫敦大學畢業後,因為一直喜歡淘舊書,回上海後便開始在網上賣舊書,效果滿好的。這裡一般不對外,除非有人微信約我。有時也招待一些在網上買我舊書或喜歡書的老客人、老朋友。儂想不想進來坐坐?」他笑著相邀。

「方便嗎?」

「沒什麼不方便的。我買下了這裡一樓客堂間加天井,客堂間外面闢出一個小書齋,裡面是我自己的私密空間,有時會過來小住幾日。」

紅磚鋪地的天井裡很簡潔。天井西南角一叢細竹之後,是灰色加建的小廚房與洗手間,東面植著一棵秀美的小矮松,樹下放著一張竹几,旁邊圍著三把藤椅。

書齋其實滿小的。靠門擺放著的那張棕色舊皮單人沙發,一看就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老物件。旁邊一架英式玻璃老書櫃裡,小心陳列著幾本西方珍版舊書。鋪著波斯地毯的屋子角落裡,隨意扔著一只橘紅豆莢袋椅,旁邊原木矮几上放著一架黑膠唱機,背面牆上錯落懸掛著五、六幅裝幀精美的小幅油畫及西方水彩畫。南面黑格木窗外,一棵高高的桂花樹上枝葉依然青翠可人。

「嗯,這裡真舒服。」簡妮靠坐在大大的皮沙發裡,微笑讚道。

「我也這樣覺得。有時沒人時,我也會在這裡呆坐著,什麼也不幹,將自己放空,那時就有做神仙的感覺了」。

「可以想像。」她笑著應和。

天地之寬,兩個陌生人,竟可以無意間撞見兩次,轉頭相看,一切彷彿就是天定的緣分。所有的印跡,應都是埋在心底的不忍,捨不得放棄的在意。看著眼前這位熟悉的陌生人,喝著他遞過來的一杯熱茶,簡妮的心中生出深深感嘆。(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