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93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夢魘(七)

母親走進客廳,寶寶,自己喝橘子汁了!真能幹。咦!怎麼不高興了?

母親坐在我旁邊,要抱我。我用拳頭捶打她:媽媽,你去哪裡了?我以為你也去了加拿大,不要我了。看見母親,我便哭出了聲。

寶寶,不哭!媽媽去學校售票處買火車票了。怕你醒了,售票處就關門了。媽媽去加拿大,一定帶著寶寶。母親抱著我,不停地親著我。

那年暑假,母親一個人帶我回姥姥家。暑假過後,母親和姥爺一起帶我回到了北京。

每天下午,姥爺總是第一個到幼兒園來接我。我驕傲地告訴小朋友這是我姥爺,小朋友們也跟著我一起喊姥爺。姥爺還騎車帶我去動物園,也抱著我去大象館。我覺得姥爺比母親厲害多了。

有一天傍晚,我央求姥爺帶我去荷塘。姥爺帶著我跳到水裡的大石頭上,跳來跳去玩了好幾次,我開心極了。

回到家,高興地告訴母親,姥爺帶我跳到大石頭上了:媽媽,姥爺不暈水。

第二天一到幼兒園,我就告訴小朋友們,我姥爺也帶我跳到了荷塘邊的大石頭上。

後來,父親又打電話時,我也告訴他,姥爺帶我跳到了大石頭上。

天氣涼了,天空總是飄著雨。姥爺的假期也結束了,要回去上班了。一天周日下午,姥爺、母親帶我去學校的售票處給姥爺買票。從正門進去往左一拐,有一個圓形門洞。母親讓我和姥爺在門洞外面等,她走進去買車票。

我非要跟著進去,因為我永遠忘不了父親獨自走進欄杆的畫面。現在想來,欄杆也好、圓洞也罷,於我而言,都是一條界河,一旦跨越,就是分別。所以我執意要隨母親進去。

母親安慰我:不要擔心,媽媽去加拿大,一定要帶著寶寶。

姥爺也說:不要怕,大不了,還有姥爺、姥姥呢!

我很喜歡姥姥、姥爺家,知道他們都很愛我。但是我就是不想離開父母,不想他們去了加拿大,把我一個人留下。(七)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