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37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初學騎自行車(下)

鄉間的泥濘小路還是非常難騎自行車,有狹窄的小橋、山坡、水溝,更有騎不動的爛泥路。一開始我最怕的就是石頭小橋,那都是用歪曲不平的長條石板拼起來的,橋上沒有護欄或扶手,石頭有寬有窄,窄的比手掌寬一點,石頭之間還有縫隙,車輪踩到縫隙裡就會被卡住。最初我都是推車過橋,後來因為這些橋太多(這些橋是用來跨過農田間的輸水渠的),我只好硬著頭皮騎過去。

最驚險的一次是我一下把車子騎上了石頭橋最靠邊的一條石板上,稍不小心就會連人帶車一起摔到水溝裡。橋下的水溝並不深,可以清楚地看見下面的石頭塊,但如果掉下去車子一定完了,人也會斷胳膊斷腿。我告誡自己不能出錯,一定要鎮定地騎過去,鼓足勇氣後我順利地通過了小橋。經過幾個危險的動作後,我終於掌握了操縱這部自行車的技巧,可以快速向前行駛了。

穿過了漫長的鄉村小路後,我上了連接市區的公路,這公路大約有十幾公里長,因為天快黑了,公路上幾公里內幾乎都沒有車輛或行人,我可以像賽車一樣飛速地騎。我很快就到市區了。

市區行人和車輛非常繁忙擁擠,騎車需要另一種不同的技術。我的自行車沒有手煞車,是以腳用力向反方向踩來停車,操作起來沒有手煞車靈活。走著走著突然有人從我面前衝過馬路,我的車子停不下來,我怕撞到他就將車頭偏轉跳下車來。

人是沒有撞到,可是後面有一輛自行車跟我太近,被我的車子碰倒了。騎車子的小伙子大約不到三十歲,不是很友善,他向我大聲呵斥,問我「怎麼騎車的?會不會騎車?」我趕緊道歉,問他有沒有受傷。他說人沒事但他車的腳踏板被卡住了,踩不動了。我的車腳踏板沒著地,但他的腳踏板曲柄摔彎了。

我當時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他說:「你跟我找個地方修車吧。」我說:「好的。」我們走了幾條街,所有的修車店都下班了。我說:「要不我給你錢,你明天找地方修吧?」他問我家住哪裡。我一聽心想:「他還要找到我家裡去?修車就修車罷了,我又沒有賴帳。」我就隨便說家住南郊鐵路宿舍,他一聽眼睛瞪大了起來,態度馬上有所改善。

「你家也是鐵路局的?」他問。我說:「是啊,我爸爸在那工作。」他問:「你爸是哪個部門的?」這下我可傻眼了。我爸不在鐵路局工作,我對鐵路局裡面的部門並不熟悉,根本叫不出來部門的名稱,我只是以前在電影裡聽過一、兩個陳舊的詞句。我就隨便說:「機務段的。」他聽了以後有點半信半疑,沒有繼續再問了。

他說:「好吧,你給我五毛錢,我自己找地方修車吧。以後騎車小心點。」我說:「謝謝師傅!真是對不起了。」給了錢,我就繼續趕回去買鹹菜了。

再騎上車,我馬上練習腳煞車。我這才發現我根本不需要將車傾斜,車子完全可以停住,而且我也不需要下車。從那以後,我騎車的技術才真正達到了高水平,無論城市、鄉村,甚至載重物我都能輕鬆自如地操縱自行車了。

回想起來,那個年輕的師傅還是很善良的,沒有為難我這個初學騎車的學生。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