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17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回不去的祖國╱華裔神父施華忠 去國34年 已不知家在何處

施華忠視教友為家人,喜歡用照片記錄生活的施華忠擁有許多相本。(記者顏嘉瑩╱攝影) 施華忠視教友為家人,喜歡用照片記錄生活的施華忠擁有許多相本。(記者顏嘉瑩╱攝影)
施華忠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攝影) 施華忠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攝影)

89歲的曼哈頓華埠聖博德天主堂華裔神父施華忠,少年時代因中國的政治運動被抄家,一路逃往越南再到美國,之後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致力協助新移民在美國成家立業,一晃眼已34年;當年的時代背景讓施華忠的家人分散各處,如今他仍懷念中國,但若回去,也不知道家在何處了。

施華忠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出生於中國廣州商人家庭的施華忠,家中篤信天主教,住在中國與越南邊境,他因宗教關係從小學習拉丁語和法文;1950年國共戰爭影響,年僅19歲的施華忠跟著家人在法國神父幫助下,逃到越南西貢(今胡志明市),受到法國政府保護。

(記者顏嘉瑩/攝影)

當時的廣州石室聖心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當時的廣州石室聖心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後排右一)與父母和兄弟合影。(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後排右一)與父母和兄弟合影。(記者顏嘉瑩╱翻攝)

北越共黨勢力擴大,佔領南越。1975年7月,施華忠的父母買了一艘船,帶著50多名工人共65人,打算坐船到新加坡,但出海沒幾天,船在公海上壞了,大家在船上受困一個多月,正當就要斷糧之際,某天早上碰上一艘美國大輪船被救起。船上船員看到施華忠家的船上放著聖母像,引起特別的關切。

施華忠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輪上船員表示,他們接到從華府來的電報說公海上有難民,問我們有多少人、要去哪裡。」施華忠回憶:「對方說有空房間讓我們住、有飯給我們吃,一切費用全由美國政府包辦,所以我們沒花一毛錢,就從越南到了美國。」

➤➤被判入獄84載…鄭海光祈望自由 最後一搏求翻案

來到美國後的施華忠一家人在洛杉磯落腳,在當地教堂旁買了房子;五年後,40多歲的施華忠來到紐約的餐館工作,住在勿街(Mott St.)上的天主教顯聖容堂,周日在那裡做禮拜、當義工;也因為施華忠與顯聖容堂的神父往來密切,當時顯聖容堂的神父曾經試著說服他也成為神父,「但當時我沒有太想當神父,就不當一回事。」

施華忠(左三)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左三)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後來施華忠跟著一群年輕神父到紐約上州洋克市(Yonkers)的神學院參觀,遇到神學院長,改變了他的生命方向,進入神學院就讀,1985年正式祝聖為神父,成為家族中第二個神職人員。他住在西岸、當年已高齡90幾歲的父親,及台灣的親戚遠到紐約參加典禮;「我還記得當時爸爸跟我說,如今我成為神父,凡事就應該以服務教友、上帝為優先,再也不能整天把自己和家人放在第一順位了。」

施華忠(右)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右)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鄭強搭「金色冒險號」來美 幫朋友忙被判31年 夢碎監獄

成為神父的施華忠,在祝聖後第二天被派駐到當時華人教友極少的聖博德天主堂,該天主堂在1980年代時,教友多為西語裔、義大利裔和愛爾蘭裔;「我和教友們都以為會被派到顯聖容堂,還有華人教友打電話去問主教為什麼不把我派到顯聖容堂,當時主教只說『我覺得聖博德天主堂適合他』。」

施華忠(左)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左)在40多歲成為神父,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派駐聖博德天主堂後,逐漸有華人教友因為他的關係而來做禮拜,從一開始只有一、兩個華人教友發展至今,由施華忠施洗的華人教友已有上千人,而且目前每年固定有上百名華人在聖博德天主堂受洗成為信徒,施華忠也成為這些教友口中的「老爸」和「爺爺」。

施華忠已為上千華裔教友施洗。(記者顏嘉瑩╱攝影) 施華忠已為上千華裔教友施洗。(記者顏嘉瑩╱攝影)

年輕時的施華忠。(記者顏嘉瑩╱翻攝) 年輕時的施華忠。(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笑著說,年輕的時候他自認為「長得還不錯」,也曾經有女教友向他示好,不過由於神父不能結婚,即便無法享受「兒孫承歡膝下」之福,教友也成為他的家人,在他的鼓勵之下努力工作、拋掉舊有惡習,並培養孩子讀書,在美國成家立業。

施華忠教友們關係相當密切。(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教友們關係相當密切。(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長年和移民相處,也見證新移民在美獨自打拚的辛苦,很多人為了家庭,拚命工作賺錢,有些甚至連命都賠進去;施華忠回憶,多年前有一名福州來的20幾歲的年輕人,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偷渡來美在餐館工作,因為家族有胃癌病史,偷渡的艱辛以及沒日沒夜的餐館工作,讓他也得了胃癌。

➤➤➤ 回不去的祖國 27年前震驚社會的「金色冒險號」

「那個年輕人每個周末都會來做禮拜,後來身體不行只好住院,有一天他打電話來希望我去看他,我到醫院後握著他的手,跟他說說話、幫他禱告之後,沒多久他就過世了;到死都沒能再回家鄉。」

施華忠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與教友相處如家人。(本報檔案照) 施華忠派駐聖博德天主堂,與教友相處如家人。(本報檔案照)

施華忠說,做為神父,最難過的就是看到這些教友以為移民來美能有更好的生活,來了之後卻因為經濟、語言和文化等問題,只能過著辛苦的非人日子,因此他希望在能力範圍內幫助他們,盡早適應在美生活。

施華忠說,他的身體狀況已逐漸變差,但看到這麼多教友需要他的幫助,「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退休,但我知道的是現在還不行,因為還有很多人需要我,完成他們的美國夢。」

施華忠教友們關係相當密切。(記者顏嘉瑩╱翻攝) 施華忠教友們關係相當密切。(記者顏嘉瑩╱翻攝)

來美已40多年的施華忠,回憶當時的中國,他說,解放前的的中國很好、教堂也很漂亮,很多傳教士買很大片的土地蓋教堂,更提供教友住的地方,雖然大家普遍貧窮,但是彼此都很互相照顧」;但現在家人親戚四散在世界各地;施華忠說,如今他就算想要回去中國、尋找故鄉,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了。

更多故事:

➤ 愛滋專家高耀潔 夢裡的中國 人回不去 骨灰回去

點看更多專題裡的華人移民的故事 


律師觀點:

川普向移民擔保人追討福利 律師5觀點解惑
誤觸刑事案件怎辦? 會影響綠卡申請嗎?
車禍意外如何求償?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