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207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香港的存在價值

香港的存在價值,除了保持與內地制度上的不同,還需要文化上的差異。說「中國好香港好」的人沒錯,但走錯了方向。

我做電影,就以電影為例,香港電影早年能風靡內地,一個原因,就是拍出內地不能拍的內容。在未正式開放市場時,內地觀眾是看盜版港片的,喜歡得不得了,當時最受歡迎的電影,很多今天仍無法通過內地審查。

換句話說,內地市場是由與內地不一樣的電影文化打出來的,自從有了正規的合拍片之後,要打入內地市場,便要在內容上「共融」,合拍片逐漸失去內地市場,也令香港觀眾失望,因為已沒有了以前與內地不同的文化。

回歸22年,合拍片才取消了內地元素和中港人員的比率,無論如何扶助香港電影,也走不回風光大道,就是因為走錯「文化共融」的方向,真正的共融,是互相欣賞,不是跟著人家走。

如果內地電影內容全面開放,情況更惡劣。與內地一些前衛的新導演一起創作時,發覺他們的想法比很多香港新導演創作上更大膽,沒有審查制度的束縛,他們在創作上更能發揮。

香港電影人因為市場問題,為了開戲,往往創作上已自動調節了可以成為合拍片的,即腦袋自我審查。雖然內地是制度決定市場,但真正的市場又會制裁屈服於制度的電影,即使小部分電影仍在制度上得到好成績,但整體成績走下坡已看得出來,那是殺雞取卵。

電影是以市場先進行「一國一制」,投資者從利益出發自動走向「一制」,合拍電影不管中外市場都要同一版本。這種內容上的「一制」,在與其他地區的合拍片上,也遇到了市場上的挫折。

「兩制」才真正對中國和香港好,即使中國開放的步伐時快時慢,仍然是向著這方向走,香港走在前面,才有它的價值吧!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