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114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初學騎自行車(上)

在流逝的歲月裡,童年往事不時隱隱約約地浮現在腦海。

記得小時候,自行車是我們主要的代步工具,幾乎家家都有。馬路上經常擠滿了來來往往、穿梭不斷的自行車。我們家有一架小型二十六吋的自行車,是爸爸上班用的。因為那是家裡比較貴重的物品,我們除了幫爸爸擦車以外,一般都不能碰它。

在讀高中那年,有一天,媽媽趁爸爸不用車的時候帶我去附近體育場學騎車。練習了幾下滑行後,我跨上自行車,搖搖擺擺地在操場上騎了大半圈,最後以摔倒告終,車子的腳踏板曲柄也摔歪了,無法轉動。媽媽嚇壞了,這下一定會被爸爸罵。

我們把車子推回家,還好鄰居大哥哥懂得修車。他用一個長扳手用力一拉就把曲柄拉直了,腳踏板又能轉動了,爸爸完全不知情。但從那以後我就沒有再學騎車了。

高中畢業後,十七歲的我和很多畢業生一起去農村鍛鍊。我去的村莊離城市大約有二十多公里,因為當時很少有汽車,最好往來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車,單程路回到城裡騎車也要幾個小時。

剛到農村不久的一天,我們帶隊的老師告訴我,學生們自己醃的鹹菜壞掉不能吃了,叫我回市裡買一袋回來,趁機改善生活。說完他把他笨重高大的自行車推給我,叫我晚上去,第二天早上回來。我當然非常願意做這差事,因為有機會回城市一次,所以儘管我不會騎自行車,但為了回城市,我還是欣然答應了這個任務。推著自行車我沒敢馬上騎,因為怕摔倒了被人看見,我很快地滑行了幾下,就迅速地離開了大家的視線。

在沒有人的鄉村小路上,我大膽地跨上自行車,左搖右擺地踩幾下後,我就下來一次,因為怕摔壞了車子。這個車子很高,騎上去後我的腳尖剛好可以踩到腳踏板上。我知道車子的腳踏板一定不能碰地,曲柄碰彎了車就不能騎了,到那時我推著車子就真是「兩頭不到岸」了。

剛下完雨的鄉村小路有很多爛泥和水坑,我一不留神車子就向旁邊的水坑滑去。我吃驚地跳下車來,試著用身體和手保護車子,腳下一滑我撲通一聲坐到了水坑裡,車子也拋了出去。我爬起來慶幸地發現車子沒事,把褲子的水擰了幾下後,繼續往前騎。

經過幾次上車下車後,我突然覺得沒有必要下車了,因為車子好像沒那麼容易歪倒,而且踩起來也不用太費力了,我加快了騎車的速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