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061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非洲千里塵沙 逐奇獸蹤跡

納庫魯湖景。(圖皆由作者提供) 納庫魯湖景。(圖皆由作者提供)
優雅的長頸鹿。 優雅的長頸鹿。

從肯亞的奈洛比到納庫魯湖,從坦尚尼亞的塞倫蓋蒂草原到恩格隆格隆、馬賽馬拉和安博塞利,車程2000多公里。一路顛簸一路塵沙,日升而出、日落而歸,帶著簡單的便當,途經青澀的草原、廣袤的荒原、叢樹老林遍布的高原、紅岩嶙峋的山丘、低矮的沼澤湖區,為的就是追逐非洲珍禽奇獸的蹤跡,親睹非洲五大獸(Big five)的真容,和自然界飛禽走獸間物競天擇、保持生態平衡的真實動人場景。

從熱鬧繁華的肯亞首都奈洛比,搭乘四輪驅動的非洲專用狩獵車,開始了東非的狩獵之旅(Safari)。這種猶如美國軍用吉普車型的狩獵車,車內除司機兼導遊,最多可坐四到五位旅客,車頂可打開,以供旅客觀賞風景和沿途的野獸。

納庫魯湖 觀鳥天堂目眩迷

經過約三個小時(155公里)的風塵和顛簸,來到了位於「納庫魯國家公園」(Nakuru National Park)內僅52平方公里的「觀鳥天堂」──納庫魯湖(Lake Nakuru)。非洲的日出幾乎時間都一樣,在6時40分左右,動物都是「黎明即起」,我們到達時,長頸鹿、黑斑羚、水羚等動物早就在湖邊吃草。

雖鵜鶘、紅鶴聚在湖面上,但當日天陰,加之紅鶴和鵜鶘離湖岸甚遠,即便用50到500毫米的長鏡頭也難以拍得很清晰。拍照的遊客都想走到岸邊以求得最佳角度和鏡頭,但湖邊的濕地實在讓遊客寸步難行,更別說支三腳架了,實在令人無奈。

可喜的是,有時群群的紅鶴會以一字形的隊列聚集、浮游在湖面上,那一字形的紅鶴與湛藍的湖水形成鮮明的對比,牠們也時起時落猶如紛飛的落花,令人眩目神迷。大黃長嘴的鵜鶘不斷地「喧賓奪主」與紅鶴爭艷,紅嘴白羽毛的大篦鷺也不時地飛在其中「攪局」。

湖邊角馬低頭覓食,羚羊在蹦跳追逐,禿鷲、大琵鷺在低飛,美麗的小鳥靜立在湖邊觀望,軀體龐大的河馬偶爾闖進湖邊,激起鳥類和小動物一片騷動……。角馬踽踽而過,水牛緩緩步上,甚至幼獅都安靜地靜坐張望……,納庫魯湖湖裡湖外動靜相交的景象也確實迷人。

跨兩國 世界最大保護區

肯亞與坦尚尼亞兩國為了保護野生動物的自然環境,共同建立了野生動物保護區,這個保護區在肯亞部分稱「馬賽馬拉野生動物保護區」(Masai Mara National Reserve),在坦國部分稱「塞倫蓋提野生動物保護區」(Serengeti National Reserve)。這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動物保護區,非洲五大獸集中之地,舉世最壯觀的動物大遷徙在此循環完成。它是Discovery頻道「動物世界」和動畫片「獅子王」的主要拍攝地,更是草原上最亮麗的虹霓裳──馬賽民族(Masai)世代居住之地。

從肯亞的納庫魯湖到馬賽馬拉,再到坦尚尼亞的塞倫蓋提,頭尾五天時間,行程600多公里。車子左右上下晃動顛簸在不是路的「路」上,全車的人也像在跳「迪斯可」舞,每個人都緊緊抓住把手以保持自身的平衡。

廣袤隨風擺動的荒草就像萬頃泛黃的波浪,在我眼前衝盪;小小的狩獵車像大海中的汽艇,乘風搏浪顛簸穿梭。在我倍感神魂顛倒之際,突然司機兼導遊的手機響起,他大聲說:「前面有獅子!」說完便加速向目的地開去。我精神為之一振地拭目以待,司機為我們支起頂窗,我們個個急速地站在車上隨司機指點的方向望去……。

威武的雄獅。 威武的雄獅。

枯黃的草叢中,一對獅子在光天化日下、衆目睽睽中,正在度「蜜月」;稀零的樹叢裡,獅子家族有的在休息、有的在張望、有的在吼叫、有的幼獅緊隨母獅在樹叢中遊走;母獅伏在草叢間,雄獅威嚴地觀望。雄獅以凶猛、威嚴而被稱萬獸之王,肯亞人把一切力量、勇敢、威嚴、自由的光環賦予牠,而成為國徽的圖案。

在這低矮連綿起伏的丘陵裡、寬闊的草原上,成群結隊的斑馬、野牛徘徊其間,遍布的羚羊蹦跳前行、吃草,大象慢騰騰左右環顧。馬拉河支流中的尼羅河鱷魚懶洋洋地在湖邊休憩,身軀肥碩渾身黑灰的河馬只露出光滑的脊背,一潭水草豐滿的湖面上,浮游著尋食的非洲白蓖鷺。在草原一角掀起一陣薄薄的塵煙,幾個手持棍棒身披紅衣裳的馬賽青年正悠閒地放牧著一群牛羊。眼前的馬賽馬拉草原,呈現一派祥和、粗獷與和諧的景象。

從馬賽馬拉過境到塞倫蓋提,車程250公里,連辦過海關手續、轉換坦國司機和車、中間休息,到達旅館已近晚餐時間。經過一路撲天蓋地的風沙洗禮和讓腸胃都能錯位的顛簸,我們個個都變成疲勞不堪、土頭灰臉,像從沙丘土堆裡爬出來的外星人。

塞倫蓋提 千萬生靈天國渡

「塞倫蓋提大草原」是動物大遷徙的發源地,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認為它是「大自然生態系統及生態平衡的最佳寫照」,而於1981年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在這遼闊的草原上,不但集中了獵豹等非洲「五大」、斑馬等非洲「五多」、黑背胡狼等非洲「五寶」,總數約300多萬頭;還有各種美麗羽毛的鳥類1500多種。每年千百萬生靈競相爭渡以求生存,「天國之渡」的壯觀場景被公認為「偉大的壯舉」、「生命的奇觀」。

優雅的斑馬。 優雅的斑馬。

我們依舊乘坐昨日的「狩獵車」,帶著簡單的午餐盒,在天色朦朧中出發。車速很快,不時掀起陣陣黃沙,成形的碎砂石車道溝溝坎坎,車往往呈斜角型顛簸前進。我不敢再往外看,深怕危險的情景影響自己原本浪漫、期待的心情,於是我閉上雙眼身體隨車的顛簸而起伏……。似乎車速平穩了,我張眼望去,是一條恐怖的斜坡道,而下面便是一大片在綠色丘陵包圍下的大草原,彷彿是來到另個世界。

車子行駛在廣闊草原唯一的道路上,只見高大的駝鳥奔跑在草地上,各類羚羊低頭吃草。左右出現異樣的岩石山──辛巴區(Shim Bo Kopjes)。這些光禿的岩石就像倒扣的碗放在山頂上,它是動畫片「獅子王」的拍攝場地。

前方已停下了幾部車,說明又有動物可看了。車子靠近,遠遠的發現少見的獵豹休閒瀟灑地躺在石塊上,雙目凝視著四方的遊客,看厭了轉身就走。牠那優美的姿態、美麗的皮毛在我相機裡留下芳影。牠可是非洲的五大和五寳之一,是世上最善奔跑的動物。

非洲之寳獵豹。 非洲之寳獵豹。

沿途,我看到了非洲大象在漫步、在吃草、在相互嬉戲;我也發現到其貌不揚的「疣豬」在吃食時前蹄雙雙跪下的特殊動作,頗為有趣;一路上也見到了專吃動物腐爛屍體的草原上的清道夫:天上飛的禿鷲和地上跑的胡狼。禿鷲飛翔時有鯤鵬展翅之壯美,胡狼小巧靈敏,長相似狼似狐似狗,虎視眈眈的小眼中透出一股殺氣,吃噬屍體的速度令人生畏,據說,獵豹和獅子都要禮讓牠三分。

無緣看到動物遷徙的壯觀場景,只是在返程時草原的遠方突然冒出一股塵煙,繼踵而來的是無數的角馬和斑馬匯聚在一起,隊伍之長看不到頭和尾,據導遊說那是準備渡河的隊伍,可惜距離園區關閉時間已近,只待後會有期了。

火山口 東非動物桃花源

回到利用天然岩石的地形和夾縫進行巧妙設計、充滿荒野情趣的「賽儸訥木屋旅館」(Seronera Lodge),在走廊和石頭上,似兔似鼠的「蹄兔」任意穿行,對人毫無恐懼。據說蹄兔的繁殖力極強,且牠的尿液能使石頭變白,不知許多岩石有泛白的痕跡,是否是兔尿功勞?

最吸引我的,是一塊巨大石頭上的「變色龍」。回房間時看到「變色龍」全身呈灰黑色,到我洗漱完畢準備用餐,路經此石時,竟變成多彩的「龍」,且前腳支起、扭頭前望、這架勢儼然像「超人」般,真是又帥又漂亮。當然,我的相機又留下了「彩龍」的帥影。

從塞倫蓋提大草原到恩格隆戈隆火山口,到肯亞的安塞波利,回到奈洛比,三天時間行程約760多公里。所經之處同樣是動物的世界、動物表演的天然舞台。在有「世界第八奇景」之稱的恩戈隆戈隆自然保護區的火山口,巨大研缽的地形裡,幾乎能看到東非所有的動物及鳥類,因為它是封閉的地形,維持數萬年自給自足的生態系統。生活在其中的動物不缺乏水源,不必進行每年一度生死拚搏的大遷徙。

抬頭仰望,四周被紅岩懸崖包圍,我們則是在谷底觀光,遠處那褐紅色的石柱山丘是我們人類祖先的發源地……。車慢慢停下了,原來是一群角馬慢條斯理地在過馬路,不知為什麽,角馬在行走時,永遠像無言沉靜的老頭般低頭默行。我們這些人類只能為動物世界的主人讓路。

動物世界的「主人」過馬路。 動物世界的「主人」過馬路。

安博塞利 欣賞非洲最高峰

安博塞利(Amboseli)位於兩國交界處,是全球最美麗的100個國家公園之一,是非洲的度假勝地,在這裡可以看到非洲的第一高峰──5895米高的吉力馬札羅山,更清晰地看到山下蒼茫草原的優美景色。安博塞利是片乾旱而寬闊的平原,地平線向天際伸去,與天邊變為一線,陰天時一片朦朧,只有髙山和它延綿的山體隱隱顯出它的輪廓,密林、孤樹都是朦朧紗幕後的背景。

大象是這裡的明星,在這裡集中大量的象群,雖然被大量的盜竊和因生態破壞而減少,但目前仍有近700多頭,為此它成為世界重要的大象研究中心。猴麵包樹頂圓如傘,整體粗大,九個月頂上無葉,壽命有的達2000年之久,是大象養分的來源。園內大象遍布,有的在竭力地啃樹皮,據說大象一天要吃600磅食物,一夜間使繁榮密茂的綠色河谷變成人和動物都無法生存的不毛之地,一夜間能毀壞整個村莊。對此人們對大象愛恨交加。

公園裡的猴群很多,也極其可愛。有的小猴依偎在母猴懷中,有的調皮的跳上樹枝在盪鞦韆,有的拉著母猴的奶頭在玩耍,有的坐在公猴的背上自在地嚼食。最有意思的是在道路上看猴子打架,一對黑猴不知為何,各自擺好戰鬥的架式,而後一擁而上、相互摔跤、抓、咬、滿地滾,地上揚起了一團沙土,弄得也和我們一樣灰頭土臉。不知是打累了、還是和解了、還是一時難以決出勝負來日再戰?牠們停止鬥毆離開我們的視線。

安博塞利在馬賽語是「沙塵魔鬼」,故塵土飛揚是常事。午餐後靜坐在臨窗的大廳交椅上,窗外那巨大如樹的尖狀仙人掌像擎天柱般到處屹立;那金合歡樹雖孤獨然不失其蒼綠的風貌。突然,室外捲起一陣狂風,飛沙走壁的狂風模糊了我的視線,但見那孤樹、仙人掌只是在狂風中滿不在乎地隨風微動。啊!多麽頑強的生命力!

乘熱氣球 動靜之美收眼底

乘熱氣球看風景,是非洲旅遊的熱門項目。清晨,當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時,色彩美麗的巨大熱氣球在馬賽馬拉草原上,伴著朝陽把充滿新奇的我緩緩送向高空。平穩的氣球在霧氣朦朧的上空時高時低地飄游,似乎和其他同樣大小但色彩不一的熱氣球在暗暗比艷。

飄蕩的熱氣球讓我如此直接地接近天空,我情不自禁深深地吸了口荒野非洲清晨的空氣,這沒有污染的空氣,像興奮劑般令我興奮、幻想,我的思緒融入天人合一的境界中;我的雙眼注視著眼下廣袤大地那片片塊塊靜的景色和點點挪動的動態;我的心在越過平原、草原、斷崖、掠過湖泊時得以滋潤而歡暢激蕩。

當熱氣球上升到極高點時,黝綠的樹林、金黃的草原、綿延冗長的群山峻嶺,像積木般點綴在大地上。大裂谷那褐紅斷層般的懸崖,碗口般幽深的火山口,山丘上那標誌性的褐紅石柱,輪廓清晰地展現在我眼底。

當熱氣球低飛時,非洲帶刺的金合歡樹似乎要刺向我們的座籃;晶瑩、串珠般的湖波閃爍微波;河流在古老的密林中委婉流淌;褐灰色的大象踽踽行走在林木中;滿臉鬍鬚的角馬出沒在叢林間;各種羚羊在草原上輕巧地蹦跳……。

熱氣球之旅把無邊的草原、深幽的裂谷、休眠的火山、蔥鬱的密林、蜿蜒的流水、遊動的動物,動靜相交地盡收眼底,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但,這種在天地間以360度全景式的觀賞,能令人有聯想翩翩的感覺,令我終生難忘。

離開安博塞利向西北方向的奈洛比開去,風沙依舊,動物依舊隨時可見。抬頭遠望,吉力馬扎羅終年不化的山頂羞澀地隱在雲層裡,雪峰下群峰橫亙綿延、綠林黃草間游走著數不清的動物。美國作家海明威筆下的雪山是非洲民族的聖山,廣袤的非洲大地、一切生靈都匍匐在祂腳下,對祂頂禮膜拜。

非洲,是塊值得探索和再去領略其大地風情的土地。

在空中俯瞰大地。 在空中俯瞰大地。
變色龍。 變色龍。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