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9055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只有兩套衣服

曾經有兩套穿得半舊、寬鬆、柔軟的長褲套裝,一套是天鵝絨,一套是人造纖維,都是黑色,每次坐飛機,會穿其中一套;冬天穿天鵝絨,夏天穿人造纖維。非常大媽,但舒適,不縐,搭飛機不作他選。

在機場的貴賓室常常碰到當值的工作人員,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大摡都認為我只有兩套衣服,一冬一夏。有時候十分奇怪的望著我。

從來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其實,真的希望可以找到幾套一模一樣的,可以天天都穿。

搭飛機,尤其是長途飛行,舒適為主。

電視一則新聞,說一位女士衣著暴露,被請下飛機。她穿著上飛機的衣服接受電視台訪問,老天,低胸、沒有肩帶那種,而且緊窄,裙子剛蓋過臀部,不論航空公司用什麼理由請她下機,看在其他乘客眼中,非常不得體,衣服好像快要跌落的様子。實在不適合坐飛機。

「我平日就是這樣穿著,不覺得有什麼不適合!」她振振有詞,結果航空公司道歉。

真替航空公司不值!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