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977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1997香港回歸紀事(下)

住在香港的李同學打電話給我,說他委託友人通宵達旦排隊,好不容易替我購回十套中國大陸、香港、澳門三地郵政發行的大全套郵票,還給我寄出「實寄封片」。可見人們對香港回歸的收藏品熱度追捧程度。

午間,同在城區的多位同事與朋友,紛紛打電話向我索要《香港回歸祖國》金箔小型張。我如實相告,他們毫不猶豫說:「即使價錢超高,一定要擁有一套。」無奈之下,我轉而託請熟識的郵商朋友陳先生替我承攬擔子。

陳先生受託,專程趕往廣州郵市。兩天後的晚上,一疊金箔小型張送到我手裡。我迫不及待,上門逐一將金箔郵折分發,眾人喜不自禁。未有郵票者,不知在哪打聽消息,也將我視作郵商,打電話懇求我幫忙,希望我能盡力替他家孩子買金箔郵折。

前前後後,陳先生五次趕往廣州郵市,購回金箔郵折六十多冊,從而達成所有朋友的心願。

歲月如梭,香港回歸中國已有多年,《香港回歸祖國》金箔小型張的價值,隨著集藏市場起伏,有時價錢低得讓人咋舌,卻不見得有人說後悔兩字,都說金箔郵折在於珍藏。

舊日同事楊先生說到金箔小型張,總是津津樂道。他說,女兒在香港回歸那天出生,擁有這一套郵票,最有紀念價值與意義。

去年底,楊先生與女兒由紐約來西雅圖旅行。楊女告訴我,說香港回歸金箔郵折保存完好,她還先後收集多個國家和地區發行、與香港回歸有關的集郵票品、實寄封片,準備編一組郵集。

一位做生意的朋友是趙先生,當年他大兒子在澳洲留學,在香港回歸前幾天,屢次打長途電話給父親,提醒父親別忘了替他購買金箔型張。六月三十日下午,趙先生放下生意,專程駕車趕至廣州集郵門市,於傍晚開始等候至七月一日凌晨,終於頭一個排隊購到金箔型張。

在江先生書房,我們又一次用心觀賞金箔小型張,聯想、回味往昔時光。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