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976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挖山塘與填山塘(下)

首先是起塝腳,挖溝,敲下木樁、撒石灰線。開始挖塘,老弱和婦女負責挖泥、畚進沙箕,再由中青年男子漢挑。挑了幾天泥,雖說一擔不大重,可時間一長也感到吃力。想想可笑,當時我竟像報紙上講的先進人物一樣,一直默念著「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似乎一股硬氣從心裡漫到全身,幹勁鼓起來,就快快地挑上兩擔。不過,到了收工,往往是雙腳沒勁,走起路來都不穩當。

還好,隊長照應我,放炮打石頭後,他沒分配我去抬石頭、挑石頭,而是要我跟著幾個老農砌塘塝。

砌塘塝,用的是不遠處的豆子石,淡紫色的,不經鐵鑿鑿,不用鐵鏟鏟,打炮炸下來是怎麼樣就怎麼樣,不規則又粗糙。可就是這樣的石頭,人們能砌得好好的。

有一個老漢,五十多歲,我稱之為清福公,他對搬弄石頭、砌石塝很有一套,這砌塘塝,理所當然以他為主、聽他指揮。他望望石塝上的一個個缺口,看看邊上的一堆堆石頭,就叫我們把這個抬去放這裡、把那個抬去放那裡。要是不配,他過來一看,講一句:「瞎放,調一邊!出相的那面朝外,快點!對,對,這就像樣了。」再去看那個人放的石頭,講一句:「那只角敲掉一點點!」他用鐵釺撬起石頭,端八磅鐵錘敲敲,再放下去,一拍密封。

塘塝砌好後,它長五丈多,高一丈六七,淡紫色的豆子石與邊上灰黃的土地,顏色相差不大,要是站遠點一望,這塘塝就像是天生鑲嵌其中,整體合一,協調無異。

塘塝砌好,裡面堆上三、四尺寬的泥土,先用夯打實,然後打塘皮。那時沒有水泥,就是挑來黏性好的紅泥,在上面鋪成斜坡模樣,用打板或悶槌打結,加一層打一層,而最上頭的一層,紅泥還要和石灰,鋪滿斜坡與壩頂,再用打板或悶槌打,打得結實光滑。有了這層厚厚的皮,塘就不會漏水了。

經過數十人一個多月的奮戰,大灣的山塘開挖成功。第二年初,公社召開三級幹部會議,我隊被評為農業學大寨先進集體,這個新塘算是立下了一功。接著,春雨瀟瀟,它開始蓄水,梅雨季節未到,它已是滿滿的,在灌溉水田和抗旱中都發揮了大作用。

興修水利,開挖新的山塘,利用大自然的造化,與環境相融,當然有利於生產。而現在,城郊以及鄉村裡,到處都在開發,一些山塘被埋了,洪水的出處沒有了,抗旱的蓄水處沒有了,會有報應嗎?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