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975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家的藏書

母親大人 好好用功喔!【作者:圖/江長芳 日期:2003/3/23 檔名:C2391616.JPG】 母親大人 好好用功喔!【作者:圖/江長芳 日期:2003/3/23 檔名:C2391616.JPG】

當年我移居美國,一批經精挑細選的書籍也隨我萬里迢迢來到這裡。到了今天信息時代,大量的文字資料已從紙質媒介轉變為電子數據,買書、讀書和藏書的人日益減少,但我家書櫥裡的書本卻有增無減,為何如此?原因如下。

一是儘管來美後我已極少逛書店,但見到好書就想手握一本這個積習,實在難改。有時在網上或微信上看到大陸的好書推介,便怦然心動,或託人或親自上網下單購買,回大陸時再順便把它們帶回來。唐浩明著的「曾國藩」、科斯特洛著的「太平洋戰爭」、岳南著的「南渡北歸」等書籍,就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加到我的書櫥裡。

二是我乃當地亞洲圖書館的常客,從那裡借閱過許多書籍。一次當我進入該館,驚喜地發現在當眼處的一張長桌上,放著不少書刊和DVD影碟,上有一牌子寫著「Free」,這應是圖書館在處理舊的書報。我忙上前挑選多本有收藏價值的好書,如「巴金選集」、「達文西密碼」,以及一批讀者文集和傳記文學等期刊。以後我就不時來圖書館碰碰運氣,確實也淘到一些免費好書。

三是我有一班逢周五茶聚的好友,他們大都是年過八旬的大陸高級知識分子,自然藏書甚豐。現在年紀大了,閱讀精力逐漸減退,見我喜歡讀書,便將所藏的一些舊書送給我,我當然是笑納不拒。這些書大多是他們當年從書店買的,有些是別人送的,也有他們自己寫的,記載著他們那時的艱苦拚搏及趣聞逸事,讀起來頗有趣味,也收益良多。

一次茶友M對我說,他一九五○年代在廣州中山大學讀書時的一位學友,最近不幸病逝,遺下不少藏書,問我要不要?我一口答要,於是M親自開車把四大袋書送來我家。稍後我打開袋子逐一細看,這過百本書籍題材豐富、種類繁多,古今中外、文史哲理皆有,還有不少的醫學專業書籍,可見書主人生前是位知識淵博、愛好廣泛的醫界學者。我懷著敬佩的心情把這些書本按類分堆,竟擺滿了半個廳堂的地板。

這麼多書我當然不可能全部接納,而且自己才疏學淺,有些書也未必能看懂,所以只能挑選一部分適合自己的書籍放入書櫥,如「西方思想史」、「老子十八講」、「白話容齋隨筆」、「中國大歷史」,以及基督教、道教和伊斯蘭教史等,其他只能割愛了。當然,對書籍是不能一扔了事的,我將它們盡量推薦給愛讀書的朋友,最後剩餘的便擺放在公寓的公共桌子上,讓喜歡者挑選拾取。

就這樣,我書櫥裡的書本日漸增多,閒時打量這琳瑯滿目的書籍,喜悅之情便油然而生。若有人問這些書會成擺設嗎?我只能這樣回答:爭取在有生之年把它們至少通讀一遍吧!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