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813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新聞好好看

互換伴侶(下)

黛安∕圖 黛安∕圖

故事另一端的丹尼斯和慧妮,兩人在香港曾經是青梅竹馬,來美國後從再度相遇到結婚已有四年半,曾想嘗試生孩子但徒勞無功,兩人相敬如賓卻不甜蜜,日子久了總有說不出的失落,既沒有戀人的激情,也沒有親人的牽掛。近一年來,他們兩人都對這個婚姻感到疲倦,雖說他們從來沒有正面衝突。自從丹尼斯和孫琳決定要在一起後,丹尼斯回去後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慧妮第一次聽到丹尼斯提出離婚的事時還是很難過,她是一個女強人,悲傷只由自己一個人扛著,在夜裡偷偷地落淚。後來,她把這事告訴了公司的好同事麥克,而麥克正好也處在心情的低谷,就約慧妮中午出來一起在公司邊上走走談談。麥克把他面臨的情況告訴了慧妮,慧妮這才明白丹尼斯和孫琳不僅已經好上了,而且交往很久了,怪不得孫琳常常打電話去她家裡找丹尼斯,她原以為孫琳是向丹尼斯徴詢她生意上的法律問題呢!

之後,麥克就時常和慧妮一起喝咖啡,像一對落難的難友,相互安慰吐苦水。這樣一來二去,麥克和慧妮也不知不覺地擦出了愛情的火花。當麥克決定和慧妮開始正式交往之前,他又一次去孫琳的住處探望她,麥克對孫琳說:「以後我就不能再來看你關心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以後一定要好好地生活。」那晚,孫琳想了很久:「麥克是一個多好的男人,就這樣讓他走了,我將來會後悔嗎?」但是,對孫琳來說麥克再好也是一個差一分才滿分的男人,丹尼斯才能完全讓她得到滿足。因此,孫琳鐵了心地放下麥克,不顧一切奔向丹尼斯那誘人的懷抱。

當他們四人都拿到離婚判決書的那一天,麥克和慧妮就馬不停蹄地趕去結婚了,因為慧妮那時已經懷孕了。不久之後,丹尼斯和孫琳也結婚了。就這樣,這兩對夫妻相互交換了伴侶。

很快地,一個月的蜜月期過去了。孫琳發現丹尼斯並不是她當初心目中的Mr. Right,因為他並沒有按照她的期待來寵她愛她呵護她。這讓她想起麥克,那個始終對她百依百順的男人,以前和他在一起她總是可以予取予求、隨心任性。他可以為她茶不思飯不想,可以為她歡喜為她憂愁,可以在乎她心疼她,可以為她死心塌地和窮極所有,他不是血親卻更勝親人。丹尼斯則不然,他除了擁有麥克所沒有的那關鍵的一分,其實骨子裡是個大男人主義者,也是個十分自私的人。孫琳說平時只有丹尼斯的家人可以到家裡隨時隨意地進出,想在他們家住多久就住多久,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反之,孫琳的家人就不行,她的爸媽好幾回都說想來看看女兒,丹尼斯一直推三阻四的。後來孫琳父母來了,丹尼斯就整天擺一副臭臉,天天催問孫琳他們什麼時候走,這讓孫琳的心裡蒙上陰影。

一年過後,孫琳問丹尼斯說她父母下個月要來,可不可以讓他們稍微多住一段時間好幫他們辦移民,以後也可以在美國享享清福。結果,丹尼斯非常不高興地說:「你的父母親不講究衛生,上次來的時候把家裡搞得又髒又亂,還把外面的垃圾撿回家來,我最多只能讓他們在這裡住一個月。」孫琳聽了心寒意冷,對溫暖家庭的期待至此完全破滅了。於是,孫琳就和丹尼斯吵了起來,可是丹尼斯就是不肯讓步,孫琳吵著鬧著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她一把掀翻了飯桌,飯菜鍋碗瓢盆掉了一地。丹尼斯不愧是個律師,連忙拿出了手機,把現場的一片狼藉全部拍了下來。往後,只要他和孫琳鬧意見,他就會把孫琳吵架掀桌子的事拿出來說,還警告孫琳以後必須什麼都聽他的,不然他就會去警察局告發她。

我問孫琳:「那麼,信用卡的事是怎麼回事?」孫琳說:「因為我太生氣了,他姊姊離婚後找了一個糖爹(sugardaddy)甘願被他包養,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珍品,在我面前總是像貴婦對待傭人一般頤指氣使的,甚至天天和她母親一起想拆散我們,逼丹尼斯和我離婚。我就是太生氣了,才會冒她的名去申請信用卡,然後把它們刷爆好報復她,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而且事發後我也道歉了,並同意負責把卡債全部還上,她們還要怎樣?」「這件事之後,丹尼斯已經有幾天沒有回家了。昨天早上,他在他姊姊和媽媽的陪同下回家拿了幾件換洗衣服,就離開了。看著他姊姊和媽媽的表情我就知道了,她們是害怕丹尼斯又會回到我身邊,所以名為陪同實為監視,是想硬把我們折散。」

我又問她:「那麼這次你打他是怎麼回事?」孫琳回答說:「有一天,丹尼斯突然回來,我燒了晚餐要他留下來一起吃。本來已經說好我們兩個人一起來還信用卡債的,可是他改口了,說他不能再相信我了,說不知道接下去我又會做什麼壞事。他說:『我媽說你就是個無才無德的女人,我姊說和你這種道德敗壞的人在一起,還會吃更大的虧呢!』他還出口罵我父母都是鄉巴佬。我忍無可忍又說不過他,只有抓住他的衣服和他理論,沒想到他站起來就報警把我抓走了。我事後覺得這一切都是他計畫好的,他想用這種方式來結束我們的關係,也就不用付我贍養費了。」

得到了孫琳的說辭,我知道此案並沒有什麼勝算。但是我知道不能因為案件有多少勝算,也不能因為自己的喜好,去選擇當事人,所以就接下了她的家暴訴訟案。

兩天後,我們收到了丹尼斯的離婚申請,並要求孫琳單獨歸還五萬塊信用卡債,否則丹尼斯就會再報警處理,然後申請新的禁制令。另外要求孫琳無條件離婚,他們一共結婚了兩年半而孫琳自己有網拍店,所以雙方應主動放棄贍養費。離婚申請中也提到,如果孫琳不同意丹尼斯提的要求,那麼丹尼斯就會報警讓這個家暴犯罪記錄跟著她一輩子,讓她將來找工作難上加難,也會影響公民的申請。我把離婚申請的內容轉告了孫琳,她認為這是對方的威脅,心中十分害怕,而且禁制令讓她不能回家取她的錢財細軟,最後還是麥克給了她錢讓她來找我們律所。我們和丹尼斯那方進行了協商,由於他們的婚姻不到三年,也沒有孩子監護權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雙方都理解長期的訴訟對彼此都沒有益處,在雙方律所的溝通之下,他們很快結束了婚姻。丹尼斯也答應支付孫琳兩萬美元的贍養費,兩萬元對這麼短暫婚姻已經是一個很理想的數目了。當然,孫琳還是被警告不准再去糾纏丹尼斯,信用卡的官司還是會繼續進行。

孫琳和丹尼斯的婚姻還不到三年就散了,而且雙方搞得面紅耳赤甚至對簿公堂。反之,麥克和慧妮原本都是被遺棄的受害者,雖然剛開始他們都痛苦萬分,但他們先前婚姻的不幸卻陰錯陽差地成就了一樁美好的姻緣,他們生下一對非常健康可愛的兒女,過上了美滿幸福的生活。

至此,孫琳應該夢醒了。當初她多麼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個完美的情人,於是吃著自己碗裡的,心卻老想著別人碗裡的,以為美麗的風景一定在自家的籬笆外。當然,人完全有權為自己做最好的選擇,但下一樁姻緣真的不一定會更好,孫琳和丹尼斯因為兩人的自私開始,也以兩人的自私結束。

婚姻中沒有一個人是十全十美,婚姻就是個改變自己和包容對方的過程,婚姻也是一個需要兩個人一起經營的事業。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