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812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互換伴侶(上)

黛安∕圖 黛安∕圖

1994年一個夏天的早上,來自一個弱女子的電話引起我的注意。這個女生叫孫琳,她說有一個家暴的案子想尋求我們協助。她的聲音微弱中帶著顫抖,聽了著實令人心疼。我看了一下當天會議的安排,一整天都已經排滿,只有下午三點有十分鐘休息的空檔,就毫不猶豫地幫她安插進來。下午三點,孫琳依約而來,聲如其人,我看到了一個長髮清瘦美麗的身影,心中不禁為她感到不平。

我把孫琳領進會客室,也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她說話輕聲細語唯唯諾諾,體型纖細弱不禁風,臉上露出愁容。坐下來後,她隨手遞給我一疊文件,是一份來自法院的禁制令,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習慣性地往第一排第一欄中看了一眼,上面打印著:「肇事者:孫琳」。我看了孫琳一眼不由自主地說:「什麼情況啊?」孫琳低著頭盯著我手中的文件細聲地回答:「這是我先生告我家暴他的案子。」我這還是第一次處理女方家暴男方的案子,而施暴者竟是一個如此嬌嫩柔弱的女子。於是,我好奇地把作為附件的警察報告仔細地讀了一遍:

傍晚,接到一個叫丹尼斯的男子的求救電話,男子說他的太太孫琳對他施暴,而且揚言要殺了他。我們立刻趕往現場,下了警車看到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坐在前院的路邊哭泣,他汗衫的胸口被撕破了,我們上前詢問他發生了什麼。

丹尼斯說:「晚飯時,我和我妻子孫琳在討論怎樣來處理上個月她盜用我姊姊的個人信息申請九張信用卡並將它們刷爆的事件。我是名律師,在舊金山市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我和我的妻子孫琳是三年多前在朋友的一個派對上認識的,我們初次見面對彼此都有好感,認識孫琳一年後,我們就開車去內華達州的雷諾市公證結婚了。婚後她在家裡做她的網購生意,買賣一些奢侈品,也賣一下假名牌的衣服、包包、圍巾和鞋子。可是,在三個月前,她盜用了我姊姊的名字、個人信息和社會安全號碼上網申請了九張信用卡,然後去高級購物中心肆意揮霍。幾個月後討債公司去找我姊,我姊找我母親商量,並按照信用卡帳單上的商店去要求商家調出當天的錄影,才發現原來這等難以啓齒的醜事竟然是孫琳幹的。母親和姊姊都勸我立刻離開這種人。可是,我回家和孫琳談了以後,選擇再給她一次機會,我提議她把網拍賺來的錢和我的薪水一起來分攤,這樣我們共同努力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她所積欠的五萬多美金卡債慢慢還掉。可是,孫琳卻說我在婚前同意過她不會逼她分攤家用,而且她抱怨她前夫也沒讓她付過任何家裡的開銷。我說現在情況有變化,當務之急是一起努力還上她欠下的卡債。孫琳覺得我不夠愛她疼她,我說要是她不做這個醜事我也不會這樣要求她,她一聽火了,於是就對我連打帶罵,我拉住她打我的手說:「不要打我,我們來一起處理問題,我媽和姊姊都勸我離開你,可是我沒同意,不然我也不會給你這次機會。」可是她聽不進去,接著像喪失了理智的瘋狗撲向我,對我一頓拳打腳踢,把我的衣服撕碎了,把我手臂和脖子都抓破了,還猛踢我的私處。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發狂,我只得奪門而逃報警求助了。」

說完,他又傷心得泣不成聲。

在我們的要求下,丹尼斯用鑰匙為我們打開了大門,我們在客廳裡看到孫琳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我們上前核實了孫琳的身分,並問她剛才是不是對她先生施暴了。孫琳回答說:「這是我和我先生之間的私事,跟你們沒有關係,我拒絕回答!」我們告訴孫琳我們要逮捕她,她聽了不但不配合還大聲地叫罵,拒絕逮捕。後來,我們只得三個人一同按住她把她送去拘留。

看完了警察報告,我嘆了一口氣,心想,人不可貌相用在眼前這女人身上再恰當不過了。我抬頭問孫琳:「你可以把事情發生的前因後果再用你的方式告訴我一次嗎?」這位貌似尋常而柔弱的女子就告訴了我一個很不尋常而荒唐故事:

1991年,孫琳以旅遊簽證來到了美國,這是她美國夢的第一歩。她透過瞭解參加了灣區一間人數眾多的華人教會,在那裡她認識了麥克。麥克是美國英代爾(Intel)公司的軟體工程師,是出生在美國的第二代華人。那天,孫琳在就坐前已經先舉目四顧,待確定有心怡的對象後就「恰巧」坐在麥克的身邊。兩人雖然只寒喧了幾句,卻都對彼此有了好感,這是她美國夢的第二歩。他們男未娶女未嫁,麥克喜歡孫琳的窈窕纖細,孫琳看上麥克的體面陽光,而且正職有房有車又有錢。交往三個月後,他們就決定要在一起生活,於是風風光光地舉行了一場隆重的婚禮,這是她美國夢的第三歩。婚後麥克看孫琳在家閒得無聊,於是就按照她的愛好幫她建立了一個網購的小店,專門把美國名牌倒賣到中國去賺差價,麥克憑自己的專長把孫琳的網站搞得有模有樣的,生意也越來越穩定。如此,孫琳可以說過得幸福自在,而且麥克對孫琳說:「你賺的每一分錢,都可以自己留用,不必拿來補貼家用。」婚後的孫琳住進了麥克的房子,有足夠的錢用,也自然而然有了綠卡。如此,孫琳完成了她的美國夢。

一天,麥克在家裡開了一個大派對,一是給孫琳過生日討她的歡心,二是向自己的同事親友推銷孫琳的網購服務,幫她做宣傳。在眾多賓客中,一位剛考上律師執照的丹尼斯吸引了孫琳的注意。那時,麥克正向他同公司的會計慧妮和她的老公丹尼斯介紹自己的妻子孫琳。丹尼斯長得高瘦俊俏,白淨的臉上掛著一副金絲邊眼鏡,一頭油光鋥亮的頭髮,這一典型奶油小生型的男人,正是孫琳所夢想著要談婚論嫁的男人。丹尼斯和孫琳的首次會面,大有相見恨晚的意思,那一夜他們目中無人地談了很多很久。

那次派對兩個月之後的一天,孫琳一如往常地在精品店裡幫她在中國的顧客挑選拍攝名牌包。忙完了之後,出門便到飲食販賣區買了一盒雞肉沙拉回家當做午餐。結了帳正準備走的時候,正好看見丹尼斯也在那兒吃午飯,孫琳連忙上前和他打招呼,簡單交談了幾句就坐下來一起用餐,走之前他們交換了電話。之後,他們多次碰面單純地聊事情,但久而久之事情就不單純了,頻繁的見面讓他們的關係發生了質變,兩個已婚的人士開始挑戰自我道德的底線,開始把對方當成談戀愛的對象,並開始認為他們倆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把這樣不當的關係當成是理所當然。

一天,孫琳把自己想永遠和丹尼斯在一起的想法告訴了丹尼斯,丹尼斯聽了無比地高興。接下來,他們把下一階段的計畫談定了,並各自回去設法把婚離了,這樣他們就能在一起。

那以後,孫琳在家就常常沒事找事,總是在嫌棄麥克,當初他的好都成了不好,現在麥克怎麼做怎麼說都是不好的,麥克完全不知道孫琳到底是怎麼了。接著,孫琳還和麥克鬧分房,無論麥克怎樣奉承她,她也不高興。孫琳說,其實麥克是一個相當好的男人,她每一次出言傷害他時,其實心中也是像針刺一樣難受。但是,為了尋找自己的幸福,孫琳還是一再地傷害麥克。麥克很愛孫琳,他只能一個人天天以酒澆愁。最後,孫琳實在是憋不住了,她向麥克把事情挑明了,說是嚮往單身的自由,麥克為了成全她,只得同意離婚。儘管如此,麥克還是不放心孫琳一個人在外面闖,擔心沒有人照顧她,雖然他幫助她成立的網購公司可以使她衣食無憂,但想到她並沒有地方住,於是就幫她買了一棟小房子,讓她有個安身的窩。(上)(寄自加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