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812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年獸吃了籤

迎來百年紀錄的暖冬,雲上小鎮今年過起來不濕不冷,空氣中一絲寒意也沒有。年夜飯後,成群結隊上街,靠山邊的信仰中心比往年熱鬧得多。廟埕、公園、停車場,凡是空曠之處,就有花火。

窸窸窣窣流瀉在指尖一去不復返的。震天價響在腳邊追著人跑的。悶聲到底,突然衝上天際的。陀螺一般,原地盲目打轉的。每個人各自玩弄自己的花火,各自詮釋自己的生活。

幼時沉溺於一切會發光的事物,當然也迷戀花火。火光為萬物帶來希冀,是漫漫長夜裡,伸手抓不住的微小幸福。

仙女棒老少咸宜,火樹銀花的夢幻掌控在手中,從天灑落金色流蘇,正好拍一段音樂錄影帶,或用筆尖寫一條僥倖的心願。

仙女棒是不是一年做得比一年短了,還是把願望給說明清楚,得用上的字越來越多了。描述起來,一年比一年更複雜了,能夠期待發生的事,卻越變越小了。已經夠小了,還是很難如願以償。

舊時影視劇集裡,燒完了手上花火就是青春結束。真實的場景中,燒盡了光燦燦的煙花,才是生活的開端。花火很快就燒得一點不剩,硝煙味還要很久才會消散。

年獸大概被熱得不願下山,一年又平安地過去,感謝全球暖化的努力。

年獸其實從來就沒有走,年獸一直住在心裡,緊緊咬著最支離破碎的那一塊肉。無力完成的壯志豪語,來不及出發的旅程,偷懶拖欠的日常債務。沒能如期見到的人,沒弄清楚的理路,還不知道如何演算的人生總和。算了好幾年,依然沒有眉目的關係難題。寫不完的詩,擦不乾淨的窗戶,走不到底的路。

沒有勇氣點滅夜燈,沒有地址寄出長信,沒有緩坡送走櫥櫃裡嘈鬧的紙張。全球暖化非常努力,可惜年獸的獵物們並不。年獸早就來過了,而且不打算走了。年獸在城市裡找到安身的棲所,人心水草豐美,夜夢衣食無虞。

求不到籤的機率,有人說是千分之零點三多一些。真正算出一個數字來,感覺好像也不特別稀有。更多標籤在日常底下的事無分好壞,機率只比零多出微小的零頭,對多數人來說,太多事情窮其一生,求也求不得。

其實沒了籤是多麼好的事。終於神也學會了放手,去度自己該度的假,別再處處插手凡間,互相情緒勒索,互相操煩。終於人也該學著自己為了自己勤加努力,別再時時期待遙遠的某個地方,有人甘願翻山越嶺,送來一個理應自己動手尋找的解法。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