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804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落的聲音(二四)

哈蓓除了看上去年輕了點,要說是系裡的新招女教授也會有人信。我調侃著說:「這格林教授簡直就像是好萊塢來的嘛!」

哈蓓一邊收拾著書桌,一邊懶懶地說:「你還真是挺色的。」

這話回得讓我有點尷尬,只好笑了說:「你又不是瞎子。」

哈蓓聳聳肩:「太晚了,人家都有娃了。」

我沒聽明白這是在說對她而言太晚了,還是擠兌我,只好說:「算你狠。還在生我的氣啊?」

哈蓓搖頭:「哪有閒工夫生氣呢,忙壞了。」

我順著這話頭聊格林。哈蓓的神情放鬆下來,告訴我格林是在蒙大拿大學拿的博士,帥就不說了,最要緊的是腦袋特別好用。他從基礎統計出發,做人工智能領域的機器學習研究,發表了好幾篇很有反響的論文,正在申請一筆國家科研基金,勸她留下來跟他讀博。

我連忙說:「那可不是太好了啊!如果是我,想都不要想的,肯定馬上答應。這可是最前沿的學科領域呢!去工業界也吃香,還能跟著這麼個大帥哥──」

哈蓓擺著手,忙不迭地說:「你不要亂講,格林有個三歲的女兒,太太在愛大商學院教書,你扯到哪裡去了!」她越說越急,臉都憋紅了。

我趕忙擺手:「你扯上那些幹麼?我這不是開個玩笑嘛!只是覺得這確實是個好機會,你不是肯定要讀博士的嗎?現在沒幾個人弄AI,絕對有很大發展空間。我下學期都準備到計算機系修AI課呢。」

哈蓓盯著我說:「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當然啦!」我肯定地點頭。(二四)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