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804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夢魘(六)

以前力力說過:墨涵的爸爸去了日本,就不要墨涵了。你爸爸去了加拿大,會不會也不要你了?

與力力道了再見後,母親帶我走到荷塘邊,岸邊有許多大石頭,一大半都浸在水裡。我看見別的小朋友都是他們的爸爸帶著跳,我也想跳上去玩。但是母親說:媽媽暈水,不敢跳上去。我便大哭起來。

母親只好抱著我,走到別的地方去玩。我一直哭著,什麼也不想玩了,母親就帶我回家。

晚上,母親問我:你今天怎麼哭得那麼傷心?平時如果媽媽不同意你玩什麼,你哭幾聲就不哭了。

媽媽,我看到別的小朋友都是和爸爸跳著玩。如果爸爸在家,一定會帶我玩的。爸爸不暈水。我說完,就又哭起來。然後,母親也哭了。

我又反過來安慰她:媽媽別哭,寶寶也不哭了!

七月初,學校終於放了暑假,母親準備帶我回姥姥家。一天中午,我午覺醒來後,發現母親不在家裡。找遍了臥室、客廳、廚房、衛生間,還跑到陽台上,也沒有找到母親。以為她也偷偷去了加拿大,以為他們都不要我了,我一個人默默掉著眼淚,並沒有大哭。

從陽台返回門廳,看見圓桌上有倒好的橘子汁,不冷不熱的。每天午睡起來,母親會為我準備一杯橘子汁。天氣熱了,解暑,母親這樣說。

我獨自喝完了橘子汁,回到客廳打開電視,開始看《小神龍俱樂部》動畫片。漸漸地忘記了傷心,沉浸於動畫片裡。

不知過了多久,聽到開門聲,母親回來了。我一下子想起了生氣,故意不理睬母親,沒有如常般地跑到門口抱她。(六)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