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804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大象死去的河邊(全文完)

她勉強能緩步行走,但不認得人、不能言語,也沒法再閱讀,算是廢了。子女只好把她送去愛倫坡住過的那間知名的療養院。

據說那裡有的病人已經住了好幾百年了,有的病患住院的歷史比病院本身還久遠。牆壁吸收了病人百年的絕望、憂傷、呼喊而長年潮濕發霉,時序變化時磚頭們還會竊竊私語,且經常有黑貓出沒。

因為她平日也常到那裡做義工,教神經佬畫動物,院方開神經─前衛畫展賺了不少錢,因此送了她大量的優惠券,這輩子大概都用不完。

護理人員發現她常暗自流淚。猜想,那是淚水本身的記憶吧!!

她當然不知道,那本書,被她的淚水浸透後,不只字跡漫漶,紙頁也像被白蟻啃蝕消化過那樣糊成一大團塊,崩塌為未經分頁的漿塊,任何現代技術都沒法還原。看不出它的前世竟然是書,裝訂成書的手稿。乾了後,更萎縮成表面多坑洞如月表的石頭,和她留在辦公室的物品一道被裝箱,被家人收藏在自家的地窖裡,和孩子們的廢棄玩具老虎、貓熊一道。

這蒼老的月光讓伊尼突然醒悟,那夢中老虎的舔舐,或竟不是從身體的外側,而是自裡側。沿著骨肉內臟被啃蝕殆盡後,剩下的一張皮。

夢裡的老虎滴在她夢中女孩細膩膚表的,也許不是鹹濕的口水,而是涔涔的淚水。

回憶讓她的尾椎處暖烘烘的,像紅毛情人貪戀的吸吮。

淚止。

月光下,她看到一個小女孩奮力剝開堅韌的老皮,赤身光裸地跨了出去,穿過玻璃,踩在皚皚雪地上,留下長長的兩排腳印,毫不猶豫地消失在風雪深處。那盡頭處,是一輪似太陽非太陽的巨大紅輪,其中彷彿有物昏黃,蠢蠢欲動。(全文完)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