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80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夢魘(五)

我不喜歡這些電話,擔心母親回去上班,我又得每天去上幼兒園。我不喜歡去幼兒園,喜歡母親在家裡陪我。

寶寶的傷口已經結痂了,醫生說很快就會痊癒。你不知道嚇死我了。當時往校醫院跑時,我就想,如果寶寶怎麼了,我就跳進旁邊的荷塘了。我聽見母親對著電話說。

我立刻猜到是父親的電話,媽媽,我要和爸爸講話。我從床上跳起來,母親把電話放到我耳邊。

爸爸,我碰破頭了!可疼了,我哭了,媽媽也哭了。我從母親手裡搶過電話。

寶寶,還疼嗎?我終於又聽到父親的聲音。

爸爸,現在不疼了。你什麼時候給我和媽媽辦簽證呀?我也想去加拿大。我說。

爸爸馬上就辦。寶寶,聽媽媽的話,小心不要在碰著了。父親囑咐。

我央求父親給我講一個故事,他就給我講了大灰狼和小山羊的故事。講完故事後,我又一直追問關於簽證的事情。父親解釋了許多,我完全不能理解,只是一直重複地問,為什麼爸爸有簽證走進了欄杆裡面,而媽媽和我沒有簽證,被留在欄杆外面。最後父親答應我,過幾天再給我打電話。

3

過了幾天,我額頭的傷口完全癒合。那時大概已經六月中旬,學校尚未放暑假,傍晚母親照例帶我去荷塘。一走進小樹林,迎面就碰上了幼兒園的小朋友力力。我就對力力說:我爸爸從加拿大給我打電話了。我也要辦簽證,去加拿大看我爸爸去。

我為什麼特意告訴力力呢?因為幼兒園裡另一個叫墨涵的小朋友,她的爸爸去了日本。(五)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