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799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東北行

月前和朋友提起要去東三省旅遊,朋友說,現在網路資訊發達,在視頻中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美景,加上眾多背包客在部落格上圖文分享,不必身臨其境,也可以體會到實景和特色。我則以為,能有機會走出現實的生活環境,享受一個不需要自己花時間籌畫一切細節的旅程,親臨當年只在課本中讀過的地方,結識一些新朋友,該是美事一樁。

回想此次旅行,一切超乎預期,每日和團友遊山玩水,忘了舟車勞頓。每日回到旅館,迫不及待地看著當天所拍的照片,回顧早先的經歷,而後帶著對下一天的期待。此時再度看著照片,腦中浮現一些特別有感的片段。

行前對長白山天池之行充滿期待,希望能夠親眼目睹刊登在各種媒體上的美景。在去的路上,雖然已開始下雨,但仍覺得只要穿上雨衣,攀登階梯時放慢腳步,小心翼翼,堅定意志,自己一定能登上天池,對導遊在車上反覆提醒可能影響登頂的天氣變數不以為意。

直到穿著雨衣進入了長白山西坡景區的入口,透過工作人員從山區傳回的視訊,親眼目睹了那霧茫茫的雨雪實景,才接受事實。那時不但從景區入口到山下的接駁車無法行駛,就連那一千四百個階梯也被冰雪覆蓋。團友們不死心,一直要求導遊和園區工作人員交涉,希望能讓從萬里之外前來的我們去走一段,體驗一下這個情景。但最終還是被工作人員的安全考量說服,放棄了這個要求。

導遊用坊間一說安慰我們:第一次來就能夠看到天池的人,會飛黃騰達,但是沒有看到的,會無憂無慮。此時此刻,這句話對我們這些耳順之年的旅人是再好不過的提醒。追求無憂無慮不該是最適合我們嗎?

在鴨綠江畔走上斷橋,我深思那段朝鮮戰役的過往,也對那新建的中朝友誼橋充滿期許。遠望對岸神秘的北韓,竭盡所能地想用肉眼發現任何漁船上或岸上的人,想像他們當時的活動和行程。看著兩岸完全不同的風貌,深深感慨兩岸兩樣的人生。

晚間在丹東有北韓服務員的餐廳用膳,對歌舞表演讃賞不已。知道他們都是權貴的子女,才能到此,三年之後必須回國。但即便是這個能夠以服務員的職業,來此見識到外面世界的機會,卻不是人人可得。

在旅順瀏覽過紀念館裡陳列的文物後,登上當年日俄戰場的山頭。在遺跡前,聽著導遊對事件詳細地描述,更加深了我們對那場戰役的認識,希望我們的子孫都不要忘記這段歷史真相,也紀念當年受害同胞為保衞家園所作的犠牲和貢獻。

後來送我們去機場的師傅在行經港灣時,刻意減慢車速,驕傲地介紹停泊在遠處的中國自製航母,方便我們拍照,對此我們心存感激。離開大連,仍然對那美麗的環海步道、星海廣場和棒棰島念念不忘,期盼很快有機會再來。

旅行歸來,與朋友分享此行,提出勤於鍛鍊和有機會多出行的建議。俗話說得好,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能與一群朋友在實境交流,更勝於在家獨自瀏覽視頻。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