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795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拷濱頭」和「小秋收」

先來介紹滬語「拷濱頭」的意思。市郊河道縱橫交錯,常有農村少年選一段隨著潮汐漲落的灌溉水溝,挖些泥塊在兩頭築堤壩後,用臉盆把這段溝裡積水「拷」(潑)到堤外。運氣好能撿到小魚、小蝦、螺螄、河蚌等。

五、六○年代,中國大陸知識分子的社會地位不高,排名第九。文革期間,還在「老九」前面加一個「臭」字。直到改革開放,有一位中央領導說「老九不能走」,情況才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我曾在上海市郊民辦學校任教二十多年,中學老師與貧下中農結合的主要途徑就是下鄉勞動,與人民公社社員「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

記得那是一九五九年金秋時光。學校按慣例放農忙假二周。農村戶口學生各自回隊;而城鎮居民學生則由學校組織來支援秋收。

那一年,我與另一位女老師加上十五個學生,各自帶了被頭鋪蓋、飯盒碗筷和糧食來到桃浦公社聯星三隊,睡的是「金絲床」(稻草地鋪),吃的是大鍋飯。我負責與隊長連繫安排每天的農活,女老師負責借隊長家的鍋灶供應一乾二稀飯菜和熱水。

勞動內容主要是摘「落腳棉桃」和「拾稻穗」,以及跟在社員屁股後面點種蠶豆(滬諺「一熟豆一熟麥,種到頭髮白」),都是一些輕體力活,難不倒我們。最大的問題是學生們正在生長發育期,量少、缺葷腥的飯菜滿足不了口腹。

聯星大隊既種棉糧,又栽培蔬菜。我與隊長商量,能否幫忙想辦法改善伙食?了解情況後,他一口答應:「你貧下中農哪能讓支援「三秋」的革命師生餓肚皮出工?」他又說:「孫老師,濱東有二塊地,一塊原來種山芋,一塊種土豆,土豆山芋挖過後,來不及耕種,田裡還有『落腳』的小土豆、小山芋。你安排學生帶二只竹籃去『小秋收』撿漏,自己動手填飽肚子。」

第二天村頭有線廣播喇叭說,下午陰有小雨。我和班勞動委員唐根(家住楊橋鎮,善識別何處有魚蝦),套上塑料雨披,帶上臉盆去「拷濱頭」。那天額骨頭高(滬語「幸運」),竟然捕獲大半臉盆的河蚌和小魚蝦,還摸到二條黃鱔。

負責伙食的女老師宣布晚上會餐,菜單是河蚌小魚蝦湯、蔥薑炒螺螄、咖哩土豆和紅燒鱔段,外加山芋粥無限量供應。學生們歡呼雀躍,一聲令下,有人先喝湯,有人吮螺螄,筷頭如雨點,風捲殘雲,吃得碗和盆底朝天,湯喝得一點不剩,齊聲讚嘆:「味道好極了!

記得那時農村牆上有一條標語:「撐開肚皮吃飽飯,鼓足幹勁搞生產。」一九五九年下鄉支援「三秋」,因為伙食搞得好,任務也完成得好。

至今回憶這段往事,仍然難忘懷。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