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792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被借調的日子裡(上)

一九五六年我任班主任時,有一位姓常的學生,他是班團支書、黨員,因而我與他接觸較多,師生感情較深。文革後期,他是我校兄弟單位某兵工大廠教育科的主任科員,他為了把我從監督下的重體力勞動中解脫出來,與我校革委會交涉,以借調的方式,調到他主管的廠辦子弟中心任教。自此,直到改革開放、我的政治名譽恢復為止,沒有再受監督勞動之苦,而且還受到借調單位的尊重,有些時候還得到領導和同事的呵護。

我剛到子弟中學時,向學校借了一台打字機,想打幾頁輔導資料。可是沒有想到,L君卻威脅我說:「現在外面出現『反動』傳單,因此你不能用打字機,把打字機給我。」

L君是何許人也?他是數學教師、我的老同事,他比我早一年借調到子弟中學,思想極左,在原單位歷次批鬥會上,他上綱上線,總想把被鬥的教師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而後快。

無奈我懾於他的威脅,乖乖地把打字機讓他拿去。此事不久,校長知道了,就找我核實,我如實相告。他聽後就叫我今後要用打字機,到L老師那裡去拿,「就說我叫你去拿的」。

校長是老革命,子弟中學成立前,他是廠研究所所長,一向比較尊重知識分子。他如此支持我,我深感欣慰。

子弟中學只有一個高中班,任課教師陣容極強:化學教師H君、物理教師W君分別是北大、交大五年制本科畢業,數學教師華東師大畢業,政治教師湖北大學畢業,語文和英語教師專科畢業。

不知何故,編政治學習小組時,校領導把我這個教初一的教師編在高中組,而把L君排除在外。

這讓L君非常不滿,也就不參加學習了,反正他的家庭成分是貧農,有政治資本,在文革時代,子弟中學領導也就不管他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