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606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大象死去的河邊(一○)

在那最後的戰役裡,為免全軍覆沒,他決定自我犧牲,耗盡畢生法力,藉一場大霧的掩護,把所有殘剩部隊成員全數變為飛禽走獸、蟲蟻水族,藉著夢與現實、瘋狂與清明的混淆,讓牠們消遁於大森林。畢竟,在森林裡,蟲魚鳥獸比人容易生存。

三個大人物被變為三隻憂傷的老虎,搖晃著巨大的卵蛋消失在雨林裡。但那總比完全被消滅好。五十多年過去,原始林被砍伐殆盡,即便飛禽走獸,可能也走投無路了。

為此,他個人付出慘重的代價,失去能力、失去自己,剩下殘破的軀殼,被他原本安身的世界唾棄,過著流浪狗一般的餘生,有一天,他會變成一塊毫不起眼的石頭,在路邊永世受風吹雨打。

他不只犧牲自己,也犧牲了心愛的女兒,她生命中某些重要的東西被他一舉抽掉了。但他女兒自己並不知道,她睡著了有時會化身為幻影;也不知道她自己繼承的能力,她的故事會改變這個世界。她很小的時候,就曾經讓一隻烏鴉變成白鴿、一隻死去的蝴蝶復活為蛾、一隻綠鸚鵡背誦半本《子平真詮》。

看到這裡,伊尼不禁懷疑,這本書會不會是她父親住精神病院時,在那些偶爾神智清明的時刻,寫下的幻想的歷史─傳記。但書中有幾頁離題涉及她的來處,卻讓她驚駭莫名。

他寫道,因為前世被詛咒,他和妻子結婚多年,都沒能成功有自己的小孩,一直非常懊惱。往往懷孕幾個月就流產。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產下幾乎足月的死胎,懷孕最後一周孩子的心跳突然停了。

那一天,在椰子樹下埋葬了夭兒之後,他因心情煩悶,信步到河邊散步,走到據說百年前兩頭公象纏鬥同歸於盡的地方。(一○)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