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606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落的聲音(二一)

哈媽放下杯子,輕嘆口氣,抬頭看著我說:「我只能說,我們做母親的都是憑自己的人生經驗和對孩子的期待來教養兒女的。阿姨我真的是喜歡你這姑娘,才會像對女兒那樣提醒你,也要注意一些我認為是重要的事情。你聽不聽隨意,真的隨意,完全沒關係的。我要謝謝你對哈蓓的關照,希望你們能繼續做好朋友。」

見我沒吭聲,哈媽想了想,又說:「阿姨有個小小的請求,請你不要再跟哈蓓說有色狼看上她是她的福氣這樣的話。」

我的臉一熱,趕忙說:「我那是跟哈蓓開玩笑呢!她怎麼連這也跟你說呢!」

哈媽連連擺手:「這事在我們家是絕對不能開玩笑的,這肯定會讓哈蓓覺得受到傷害。」

話說到這兒,她的口氣已經冷下來。這讓我想到那天哈蓓激烈的反應,剛想解釋,忽然看到她的眼睛竟紅了。我忙不迭點頭,說再不敢了,絕不會了。哈媽的臉憋得發紅,連忙說她不是這個意思。

「那到底是──?」我擰著眉將「什麼意思」吞了下去。

「Just between you and me.(只在咱倆之間說。)」哈媽冒出一句英語。我這是第一次聽她講英語,一字一字地咬著,發音還挺準,這一下抓住了我的注意力。

「可能是我對哈蓓從小抓得太嚴,導致她的性格過於內向,一直都有交友障礙。能在美國這麼偏遠的地方認識你,又那麼投緣,我們都很珍惜的。連我都很害怕會因為什麼小事,影響你們的友誼。」

「我哪會因為這麼點小事就生氣。我也覺得自己的玩笑可能過了,給哈蓓去了電郵道歉呢!我想她會原諒我的。阿姨您就放心,我以後會注意。」我連聲解釋著。

哈媽的表情放鬆下來,我們又閒聊了幾句家常。她想了想,又說:「請你不要跟哈蓓提我們今天見面的事情。」(二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