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605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大象死去的河邊(九)

也許也因為北方實在太冷,才有人一心想到南方去。在第三國際的安排下,有人走進矮金的智囊團,有人到了扶南阮愛國身邊,襄助南征,伺機從邊境對小石頭政權發動游擊戰。

但根據Batu引述密探長期監視的資料,是否第三國際授意他們南下巫來由半島,官方資料語焉不詳。遲到南下,也許因為資訊的傳遞有所遲延。官方資料載錄了大毛消失在北方大地前,曾在晚宴上喝了幾杯伏特加之後,和暴躁的牛虻有過一番激烈爭執──他堅持應沿著吉爾吉斯、哈薩克、樓蘭、蒙古一帶展開游擊戰。但牛虻堅拒,不願提供武器和後勤補給,而被懷疑和小石頭之間或許另有條件交換。

那之後,有人大概就伺機離開。混進俄羅斯大馬戲團不失為難得的機會。但Batu懷疑,說不定還是得牛虻老大哥的默許。

但那本書最讓伊尼驚艷的是,它花了不少篇幅描繪她父親。這也是她這輩子讀過的書裡,賦予父親最重要位置的一本。單憑這點,就算它是瞎編的,她也喜歡它,甚至想一見作者。書中稱,資料都出自山老鼠內部和巫來由官方極機密的檔案。

書中指稱,己丑、乙酉或丙丁並不是無關痛癢的小角色,他其實是地下組織的領導之一,負責訊息傳達、後勤調度,甚至人員的輸送、轉移。但他也是個真正的魔法師(而不是比喻意義上的),他唐山的家族繼承了中國古老道教的祕術,在南洋的家族裡,還混合吸收了馬來巫師的血統,可謂有著雙重古老的傳承。

但北方巨獸的南下也改變不了命運,格局所限,戰敗勢不可免,死灰復燃終究不過是曇花一現。(九)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