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587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們逐漸走向了彼此

圖/想樂 圖/想樂

那天和女兒去逛街,到化妝品專櫃時想買一瓶晚霜,看到女兒竟然也在仔細研究其他化妝品,大吃一驚,她對化妝品是從來不感興趣的。

打從初中起,她每天早上睡到上學不能再晚的極限,隨便刷牙洗臉,抓件T恤、牛仔褲套上,在我送她去上學的車上,囫圇吞棗地把早餐吃完。我有時會提醒她注意儀容,至少擦個防曬油、護唇膏之類的,她一概不聽。

她第一次化妝,是有男同學邀請她去高中畢業舞會,被我死拖活拉地買了一件小禮服,又約了百貨公司化妝品專櫃小姐,替她淡掃蛾眉了一番。看到扮後的女兒,連先生也驚艷,本來就是個粉雕玉琢的嬌嬌女,怎麼一直以來養成了個tomboy(指像男孩似的女性)?可是女兒全身不自在,高跟鞋穿得她叫苦連天,那次舞會的照片一張也不讓我給人看,「根本不像我……。」

上了大學後,她依然故我,素著一張臉,頂著一頭自然捲長髮,穿個夾腳拖或球鞋,衣服顏色或黑或白或藍。這樣的女兒,約會結婚也不改其色的女兒,竟然會對化妝品產生興趣?我不禁調侃她。「媽咪,你不知道,我現在越來越像妳了,上班竟然想少少地化一點妝,讓氣色好一點;前陣子還去買了一個陶瓷的直髮器,免得頭髮蓬成一頭。」

她越來越像我的還不僅於此。以前上班時,我每天早上得喝一杯咖啡才能開眼,她常常說,喝咖啡是借外來的力量讓你清醒,不如運動使你全身血液循環暢通。現在她有了孩子,回娘家時早起,還嫌家裡咖啡不夠濃郁,得開車去附近的咖啡店買一杯喝才過癮。

我喜歡泡湯按摩,以前帶她去台灣或日本泡湯,她坐在大眾池前只肯把腳放進去,或自己躲在旅館房間;按摩也是,頭一次帶她去泰國,她勉為其難地讓人按了十分鐘,就咯咯笑地喊癢;現在呢,上班時成天坐在電腦前面,肩頸痠痛,去運動中心泡三溫暖和請人按摩成了她一大享受,「不知道以前怎麼會排拒的」,她還會嘻皮笑臉地對我說。

而我呢?因為她堅持保護動物和環境,洗碗刷牙不再水龍頭一直開著,走到海邊一定隨手撿拾垃圾,以前最愛吃的魚翅擺在面前,想著女兒給我看過的殘殺鯊魚影片,再也食不下嚥;從東部帶回來唯一一件皮草披肩也藏在櫃子深處幾十年。

我開始注意美國政經時事,「你們身在一個國家四十幾年,心繫故鄉事固然是好,但也不只能關注中國戲劇和新聞,要參與美國這個國家的前途……。」也不知從何時起,藍白黑變成了我衣櫥裡的主要顏色,覺得淡雅清爽。

我們之間,從她十幾歲到三十七歲,思想上的鴻溝,在二十幾年後,母女似乎漸漸地走向彼此。她把我的叮嚀嘮叨一句句聽了進去,我把對她的批評建議也一句句嚥了回來。這中間代溝的距離像是拔河賽的兩方,起初大家卯足全力要把對方拉向自己,但遊戲的力量隨著時間一直在改變。在成長與變老的過程中,在每一次的爭執擁抱裡慢慢踩進了對方的地壘,踏平了地上的凹凸。我們在收與放之間一起摸索,終於拉成了平手。

人生其實就是個循環,有一半要等兒女慢慢再走向自己,才成圓滿。不過也許我們可以在圓滿之前,偶爾相遇在其中某一點,駐足一起聽聽我們都喜歡的披頭四。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